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Life is about timing
KL night

雙子塔

吉隆坡. 八月. 下著雨.

來吉隆坡的前一晚睡得很差, 只有四小時的睡眠. 早機. 三小時半的飛行距離, 和同事門一同開始五天的會議行程. 在吉隆坡的幾個日夜, 斷斷續續地下雨, 斷斷續續地有點雨後陽光. 天陰天晴日月圓缺, 天氣人生際遇, 如此微妙不能解釋. 五天的行程, 和senior及同僚一起, 沒有真正私人時間. 在Convention Centre上課看展覽, 還有每個晚上的政治飯, 很累人. 沒時間去吉隆坡塔, 沒時間去唐人街, 而唯一能令安慰的, 是能在洒店游泳兩個下午. 簡單的日子, 簡單地過, 就好. 沒有甚麼特別經歷, 有時, 路程平凡無奇, 也未嘗不是好事; 只是, 連停下來欣賞沿路風光的心情也欠缺.

而吉隆坡, 似乎沒有能打動自己的地方. 不能吃辣不能吃燥熱的食物, 加上大部份的食品比較乾, 有點水土不服. 那到處也是馬拉人, 也很國際化, 但華僑似乎不多. 作為回教國家, 那裡的回教徒女子, 會穿黑色衣服還要用黑布蒙頭. 越漂亮的女子, 越不能見人, 越包得密實. 同僚問, 如果有一位回教徒富翁, 愛上了你還要和你結婚, 娶你為他第三個老婆, 給你一切物質上的需要, 條件是在公眾場合永遠也要用黑布蒙頭, 一年只可以回娘家探親一次, 你願意嗎? 其實, 不用問, 愛不是能分享的, 也不能付著某些條件, 尤其是男女間的愛. 只是, 人是太貪心更太自私. 捨不得放下, 又想擁有其他, 為何不專心地愛一個? 自由戀愛, 是要付上隨時變心的代價? 還是, 不容易找落腳點, 是因為不能豁出去?

八月五日, 從吉隆坡回香港. 沒有期望, 或許便不會失望. 和同事談著工作上的無助辛酸, 讓心情好過一點. 中午12時半, 完了最後一堂課, 走出Convention Centre, 看見了第一道真正燦爛的陽光. 有時候, 雨過天晴也不是必然的事. 後來知道, 在同一時間的香港, 掛了一個像八號風的三號風球, 天恐人怨. 為甚麼總把心情與天氣相連? 生活的風暴, 人與人間的風暴, 感情的風暴, 也是如此突如其來. 愛和不愛, 不容易下決定.

回程的飛機因香港打風的關係delay了個多小時.
雖然是遲了, 但還是回來了. 真想能有個心愛的人在家等著, 然後相聚, 然後相擁.
回到香港, 已是深夜時份, 機場仍聚集著很多旅客. 他們在等待, 等著想見的人, 等著上機, 等著行李. 人生就是充滿等待. 等待成長, 等待成果, 等待機會, 等待緣份.

雨過然後冷靜.

from 1 to 5 Aug 2006
Kuala Lumper
night and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