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伊健 The Best Show The Best Show Ekin Cheng

Daniel Chan
看見鄭伊健, 你可能會想起古惑仔, 又可能會想起梁詠琪, 更有可能想到「奪麵雙琪」事件, 但其實伊麵是新聞紙上的人如其聞, 或是我們還未好好了解?
當然, 我不認識伊麵, 只是從他的外表性格特徵, 覺得他很大細路得來又可以好認真. 細細個已經開始睇鄭伊健, 好似星爺梁朝偉, 初出道時便做兒童節目主持. 那時已經好喜歡睇, 覺得他真的是大哥哥, 很陽光. 後來轉到戲劇組, 然後拍電影再做唱片當歌星, 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
至於他的歌, 說真唱得不大好, 但歌曲本身還是動人的, 《仍能情深愛上》,《直至消失天與地》,《無處不在》,《吻感》,《感激我遇見》等等, 到今時今日仍在CD機上不停回轉. 看到他, 總有種很親切的感覺, 很閒適的, 像典型的秤子.
我想, 我是喜歡他這一點. 不過, 喜歡就喜歡, 其實不用有什麼原因.
《古惑仔》又好, 《百份百感覺》又好, 伊麵的漫畫feel一絕, 《風雲》更加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這是香港的文化, 而伊麵也不經意介入了成為文化的人物.
不過, 短髮的伊麵, 都幾正幾型. 希望他繼續努力, 人大了, 要好好迎接未來. 能屈能伸 陳曉東 - 東周刊 22/5/2002 是這樣的, 去年有一日, 陳曉東跑去脫智慧齒, 一脫便脫了兩隻, 左腮脹鼓鼓的, 很痛, 躲在家裡聽聲帶──可能會拿來作新歌的音樂聲帶, 一聽, 靈感來了. 生命是一首由人填寫的樂章, 填些甚麼呢? 是一個個階段的寫照. 他感悟人生像駕駛, 緣分到了如有人搭順風車, 緣分盡了如直路上掟彎──「『掟』係辛苦o的, 但無可奈何, 你都要o架. 」 如果遇到攔阻呢? 「就只有講句: 唔該借歪. 」 可是在未開腔叫人借歪之前, 他頗受過一點委屈, 不少負面新聞加諸他的頭上──有傳聞與老師戴思聰不和, 事實證明他們沒有嫌隙;與張柏芝相戀到相分, 他被指是一個博宣傳的角色;還有「攝石人」. 「經歷令我成長. 」起碼他知道, 誰是真朋友, 還有, 只要捱過了困境便又是一條好漢, 一個人能屈能伸方是大丈夫. ── 於是, 他放開懷抱, 仲屈自如, 將從前種種, 看作「娛樂無窮」. = 好朋友 = 陳: 我想由與張亞東的認識說起, 這是我和張亞東的首次合作, 他為王菲寫過好些作品, 有一次, 在卡拉OK見到他. 那次也是王菲的派對, 我玩到好high, 唱歌呀, 飲酒呀, 大家好開心, 但奇怪, 有個人默不作聲, 也不飲酒, 我好奇跟他聊天, 他說: 「我是不飲酒的. 」說起, 呀, 原來他說是張亞東, 是我久仰大名的. 後來我們約見, 他很好, 請我回他家裡, 聽歌, 講音樂理想, 我說我想唱一些「動」的歌, 會「行路」的歌, 他明白我的意思──我要的是生命力. 然後, 他給我寫了首國語歌<快門>, 我好喜歡, 也好感謝他, 這麼紅, 有料的人為我作曲呀, 當然我也很喜歡林夕的詞. 一個月後公司決策人陳小寶對我說: 「嗯! 有首歌好正! 」其實就是那首歌, 又再請了林夕填了粵語歌詞, 這首歌便是<娛樂無窮>. 林夕是個好朋友. 當時我受著一連串不利新聞影響, 情緒很低落, 他陪我, 逗我. 有一次在餐廳裡, 他拿起杯子裡的攪棍, 仰首作一個「吞劍」狀, 說: 「o拿, 我吞劍都冇事, 你咪一樣. 」那不是真的劍, 但我的煩惱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 經他開解, 我變得開朗了, 很多謝他. = 運氣差 = 記: 你說的一連串新聞, 是指哪一些? 陳: 譬如話我博宣傳, 話我做「攝石人」, 其實每一次講話都是別人問我, 我答, 不是我主動說甚麼說甚麼的. 「攝石人」更無辜, 我是聽司儀叫名然後上去, 一班歌星輪住上, 輪到誰誰便站在那個位, 剛巧我是站中間. 別人屈我, 覺得好冤枉. 如果問我「衰乜o野」, 只可以答「衰戇居」, 有時天線搭不正, 別人接收錯了. 又譬如面對面談天, 大家可以說得很清楚, 但大圍訪問, 有時你一句我一句, 天線便搭錯了, 我是不想說別人不好, 只是好想說自己運氣差, 時時頭頭碰著黑. = 張柏芝 = 記: 與張柏芝的分手也是? 你們的愛情故事是怎樣的? 陳: 我其實不想再說, 因為有點怕, 怕又被說成是博宣傳, 所以── 記: 如果是真的, 你只不過是說一件真的事, 被人誤會十次, 那件事還是真的, 你沒有說謊, 你理直氣壯, 要是連這個也怕, 日後還怎樣走你的路? 真係要「借歪」. 陳: (笑)當然是真的, 我從來沒有否認過我們拍拖, 唔──我們是相識於年多前, 在無線的一個show, 一看見便很有好感, 後來她找我拍她的MTV, 接著我找她唱歌, 就這樣, 見得多了, 漸漸拍起拖來. ──我們分手, 還是那句, 運氣不好. 因為是非很多. 我一直認為兩個人相愛是一件很難得的事, 我很珍惜. 我們拍拖時給狗仔隊拍了照, 有人認為是我故意放消息, 因此吵架. 我經理人也換了幾次, 說真的, 每個經理人都是為我好, 他們只有幫我. 我是所謂偶像歌手, 公開了我拍拖的新聞對我有甚麼好處? 對唱片公司有甚麼好處? 我們怎麼會這樣做? 最無辜的是, 我們給拍了「十指緊扣」的照片, 有人說是學謝霆鋒和王菲, 我們怎麼會學人家, 拖手就是拖手, 想不到拍拖拖手也會惹是非. 雖然, 拍拖對偶像歌手可能不利, 但當時我也不顧一切的公開, 我公開承認愛上她, 可是──怎麼說呢? 我已叫她不要聽人講, 當時又有另一單是非, 有人說我在台灣有女友, 並說拍了照, 那個「女友」是葉安婷, 我很氣. 對打電話來說已拍了照的人道: 「登啦, 登大張o的. 」我對著電話筒咆哮: 「有咁大登咁大! 」結果當然係一張都冇, 葉安婷也否認了, 但有甚麼用? 已經是非四起了. 一連串的事發生, 我一直俾人罵, 除了覺得運氣不好, 還有甚麼解釋? 當運氣不好的時候, 所有你最不願意, 最恐懼, 最害怕出現的事都會發生. 就這樣, 慢慢的愛情淡了, 無話可說. = 分手後 = 記: 有沒有後悔過這段戀情? 張柏花是你第幾個女朋友? 陳: 入行後正式拍拖只有這一次. 我可以告訴你, 我從未後悔過這段戀情, 真的. 這是一件美麗的事, 永遠是個好記憶. 張亞東對我說: 「這是互相的禮物. 」無論對錯, 都是一份禮物, 豐富了我的人生. 記: 分手後, 怎樣平衡自己的情緒? 陳: 還好那時我有機會到國內拍戲, 離開了這裡, 自己有個空間可以靜一靜, 我又有機會到埃塞俄比亞等地探訪, 看到地球上生命的另一面, 別人是如何掙扎求存, 他們走三小時的路只為取一盆水, 他們多窮也湊足錢收養孤兒, 病童. 我看到當地兒童在一個垃圾桶一樣的「屋」內讀書, 我站一會兒, 臉上便有十幾隻蒼蠅在打轉. 有個兒童便在這樣的環境下讀書, 讀了個醫科學位, 看看人家, 看看自己, 噓! 我的煩惱, 算得了甚麼? = 想通了 = 記: 想通了的陳曉東, 如何看以前報章上的陳曉東? 陳: 我不認同報上的我是真正的我, 看著看著, 連自己都憎, 「o個個邊個o黎o架, 乜o野人o黎o架, 咁o既! 」真正的我不是這樣子的. 不過算了, 經歷加速我成長, 對我也許更好, 比方以前別人找我拍戲, 永遠是乖學生, 陽光男孩, 如今知道, 我也是曾失戀的, 會失意的, 可演角色的範圍大了, 唱歌也不再局限軟軟的情歌. 事情有得有失, 我問心無愧, 也從來沒有後悔過說是. 後記 「我們是第一次見面的, 是不是? 」陳曉東說. 他為兩本雜誌拍照, 拍完了, 走過來, 坐在我的對面. 酒店窗明几淨, 陽光透過玻璃灑在陳曉東的身上, 他有一張煥發的, 充滿活力的臉. 陳曉東是上海人, 是家中的長子, 從小習慣照顧弟弟, 父母離異並沒有影響他的生活態度, 也不影響與他的感情, 他不會傷害人, 當然也不會傷害自己, 「最不開心的時候, 也不會做傻事. 」他的一雙大眼睛, 透著堅定的神釆. 當再有不如意事來臨時, 他說: 「沖個涼, 洗哂佢囉. 」 沖沖洗洗, 洗滌出另一段燦爛旅程. 喜歡他的人, 都這樣為他祝願. East Weekly - 22 May 2002 (No. 498) Typed by Daniel Daily (c) 2002 PLEASE DO NOT COPY!
Daniel's links : 1) 酷!陳曉東
2) 風一樣的男子
3) Coolmanmusic Ekin songs download
4) 東東的世界
5) 環球陳曉東網頁(香港)
6) I Love Daniel
7) 環球陳曉東網頁(香港)

( Photos from 《Color》August 2001 issue )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