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鄭伊健淡看星途笑傲江湖
自從奪面雙琪事件之後, 據說鄭伊健的心情就象天氣一樣難以捉摸. 一聽說我要去採訪, 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員人人面露緊張之色, 不僅提的問題要事先過濾, 而且再三叮囑不可提及感情事, 生怕他會"變臉". 其實工作人員未免太杞人憂天. 結果在採訪那天, 鄭伊健不僅親自打電話來, 心情更是漂亮到極點, 有問必答, 態度絕佳, 一點也沒有大牌明星的作派.
記者先前的種種憂慮不禁一掃而空. 記者這是第一次採訪鄭伊健, 以前有兩位同行採訪過他, 對他的口碑都相當不錯, 不過收穫甚少. 一來當時伊健正值風口之上, 對傳媒抱著不信任之心. 二來他一向謙卑有禮的態度也讓你不好用一些過於八卦的問題來打擾他. 這種受訪人的態度太好了, 反而提不出問題來的尷尬記者還是第一次遇到, 好在大家以前沒有打過交道, 記者終於圓滿的完成了採訪任務, 只是事後想想自己咄咄逼人的詞鋒, 無端端地覺得自己有些對他不住. 聽說香港之前舉行過一次民意調查, 問及誰是最希望自人間蒸發的藝人, 結果梁詠琪高居榜首, 而同樣是奪面雙琪事件中的主角, 鄭伊健不僅三甲不入, 連前十名都沒有進到,還被選為九九至愛的香港藝人. 當時很有些不理解, 現在看起來也未必無因. 很滿意自己去年的成績在進入敏感問題之前, 例必要先談談他去年在娛樂圈的表現.
鄭伊健稱他很滿意自己去年的成績 : "去年我一共拍了五部影片, 分別是風雲, 中華英雄, 極速傳說, 東京攻略和決戰紫禁之巔. 其中東京攻略是一部成龍式的影片, 也算是我近年一部較有突破性的作品. 而最讓我高興的就是能演出聶風這一角色. 而鄭伊健去年在樂壇的表現, 正如許多香港報紙說的 : 鄭伊健經常在各種頒獎禮上吃零蛋, 交白卷. 針對這一說法, 鄭伊健有些不以為然地說 : "去年我花了很多時間拍戲, 用於唱歌錄音的時間自然就少了. 但這不是說我不重視唱歌. 其實唱歌只是我的愛好, 我從來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出專輯, 既然上天給我這樣的機會, 那我就好好把握 努力做好它. 不管能不能得獎. "鄭伊健說, 就象梁朝偉告訴他的, 得不得獎, 主要操縱在評審的手, 要看他們想不想把獎給你, 這是很主觀的事. 他反問我 : "難道因為一個歌手沒有得獎, 就完全否定了他的努力嗎?

記 : 有沒有想過, 成績不理想可能是因為某些事情影響了你的形象?
鄭 : (一聽就笑了起來)你是說感情事吧?我不覺得, 始終公是公私是私, 不能混為一談. 而且從我唱片的銷量來看, 歌迷並沒有離開我.
記 : 但你的私生活已經影響了你的事業, 據說不少觀眾都表示以後再看你扮演癡情的男主人公或唱情歌都會覺得沒有說服力.
鄭 : 不演正派可以演反派, 總之有得演能吃飯就可以了, 還能夠拓寬我的戲路. (笑) 愛情對事業的影響是一定有的, 我不介意, 就算沒有這件事我也不可能一輩子紅下去. 當然, 我還是希望我的誠意能夠證明給大家看, 只是外人看事情總愛流於表面, 那也沒有辦法.

其實我從來沒有變過
鄭 : 其實我覺得自己從來也沒有變過, 一直以來, 我並沒有刻意想去為自己營造一個什麼樣 的形象. 有些事, 想做就做了, 有些話, 想說就說了. 現在就好像是給人留下了什麼把柄似的, 動不動就翻出來講. (笑) 現在想起來也算合理吧, 那時候報紙一窩蜂的誇我, 我沒有向他們說多謝, 現在罵我, 也就只能聽著.
記 : 有沒有想過, 是你自己處理不當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鄭 : 是, 我已經承認過很多次了, 是我處理不當. 當時我說, 因為我沒有處理這種事的經驗. 後來我把整件事從頭想了一遍, 發覺我就算再來一次也仍然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算妥當. 很笨吧?我都覺得自己很笨, 不過感情的事真的很麻煩, 幸好以後不需要再想了.
記 : 你說以後都不需要再想是什麼意思?是不是對目前這段感情有絕對的信心?
鄭 : 我可不敢說, 否則以後你們又要翻出來講. (笑) 我只是說, 我會儘量去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 不介意舊事重提.
鄭 : 事情已經過了很久了, 我也不再怕被人歪曲事實, 明白的固然好, 不明白也無所謂, 你要是實在想知道, 那就問吧.
記 : 因為這件事外間對你們二人有很多負面的評論(話筒那端傳來伊健輕輕的笑聲, 令記者有些尷尬, 但還是硬著頭皮問下去), 有人直指梁詠琪耍心機, 用手段, 質疑她的人格, 你怎麼看?
鄭 : 我不是第一天認識梁詠琪, 我知道她是個什麼樣的人. 她和其他很多女藝人不同, 除了出席公開場合, 她私底下從不化妝. 我認為如果一個女人不怕以真面目和你相見的話, 那她的人品必然壞不到哪里去. 而且我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什麼魅力值得讓人去為我耍心機搞陰謀, 一件很簡單的事而已, 他們想得太多了.
記 : 那你和梁詠琪, 到底是誰先追誰呢?
鄭 : 兩個人有感覺, 自然而然就走到一起了, 沒有誰追誰的.
記 : 對於外界對你的種種指責, 你怎麼想呢?是不是覺得很不公平, 很憤怒?
鄭 : 或者可以這樣想, 我是藝人, 藝人的職責就是娛樂大眾, 如果我拍的戲唱的歌還不足已令他們滿意, 一定要通過談論我的私生活才高興的話, 那也只能由他們. 誰叫我在賺他們的錢呢?(笑)
鄭伊健坦率的回答簡直出乎記者的預料, 既然他如此合作, 記者的問題也就越發尖銳直接 : 那外間說你負心你怎麼看呢?你承不承認自己負心, 對不起邵美琪?
鄭 : 我都很奇怪, 我自己的感情時, 連我父母都沒說我什麼, 其他人那堥茖獄穧h意見?(笑) 罵就罵吧, 好在我身邊的朋友明白我, 工作夥伴明白我, 仍然給我機會, 那就行了. 那些無關痛癢人的說話, 不必理會. 始終他們不是我, 不能代替我生活, 也就沒有權利代我作決定. 30多歲的人了, 用不著別人替我選女友吧? 人的一輩子沒有很多年的, 藝人的生命尤其短暫(他的理論), 我只想做一些讓自己開心的事而已, 我覺得我對自己的良心交待的過去. 對於maggie, 我從來都很尊重, 就算到了今日, 也是一樣, 我從來沒有玩弄她之心. 這一點, maggie也明白, 所以她沒有怪我.
記 : 你和邵美琪仍然有聯絡嗎?
鄭 : 是, 我們仍然是朋友, 很慶倖外面的風言風語沒有讓我們連朋友也做不成.
記 : 她是否仍然像以前那樣關心你, 愛護你?
鄭 : 這個問題我不方便回答, 始終大家已經分手了, 老是把她的名字和我連在一起, 讓人記得邵美琪只是鄭伊健以前的女朋友, 對她來說很不公平, 她應該有她的生活, 她的幸福.
記 : 不談邵美琪, 那談梁詠琪吧. 據說有一個英國相士看了你們的照片後說, 如果梁詠琪離開你, 她的事業會有更大的發展, 很可能成為王菲一級的亞洲天後, 並說你看起來似乎很花心, 今年還會有三角戀, 你怎看呢?
鄭 : 是呀, 很多人都這麼說.
記者正在等他解釋, 怎知他已經回答完了, 記者不禁詫異 : 你不準備?自己說些什麼嗎?
鄭 : 有什麼好說的, 現在我還能生活下去, 這就行了. 看看別人以前怎麼看鄭伊健, 現在怎麼看鄭伊健, 倒也挺有趣.
記 : 你倒是很想得開, 我來採訪你之前, 工作人員再三打招呼, 說不可提及感情事, 否則你會翻臉, 沒想到你那麼豁達.
鄭 : 誰說的, 我找他去!(笑)沒有啦, 他們只是關心我.
記 : 你這樣不理不怕, 笑罵由人, 是不是想用實際行動來扭轉別人對你的看法呢?
鄭 : 我是真的無所謂, 從來就沒想過要全世界的人都喜歡我, 不過你也不會信啦, 想怎麼寫就怎麼寫吧.
記 : 這樣豁達, 是不是因為有了愛情, 所以身外事全都不在乎呢?
鄭 : 又來了, 哎, 你們這些記者………

後記
沒採訪鄭伊健之前, 覺得他的性格可能會似張無忌, 採訪了他之後才發覺, 他那種淡泊名利, 不求世間予認同的性格頗似金庸筆下的另一個人物 -- 令狐沖. 想起鄭伊健在風雲中長髮飄飛, 風生水舞的聶風扮相, 再想起目前笑傲江湖劇組正鬧得沸沸揚揚的令狐沖選角事件, 忽然覺得, 鄭伊健去演令狐沖倒是很合適呢. 我把這個想法告訴鄭伊健, 他聽了笑笑說 : "好啊, 我也希望有機會能演令狐沖. " 
文章選自新偶像 04/2001

shiuto's Ekin's page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