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君子雜誌- 遊戲人間小說篇
寂寞的頒獎台上, 僅存著幾道微黃燈火, 飛蛾一直在旁搔癢著, 沒有 想過往別處去, 亦沒有想過要停下來.
或者, 飛蛾的天性就是如此, 盲目的往火裡撲, 天性改不了.
璀璨的頒獎台下, 有夏威夷的深海 歷程, 亦有日本科幻之旅, 鄭伊健的下一個樂園, 大概是澳洲的廣闊 草園和茫茫雪地.
他不太在乎一生成就, 亦早將是與非拋諸腦後, 只求及時行樂. 或者, 他的天性就是如此, 每天都遊戲人間.
天性, 改不了.

PART ONE
時 : 夜
地 : 夏威夷   
-----------------------------------
太平洋海岸線上有飛蛾和伊健. 伊健一身黑色潛水衣服, 架著一副潛 水鏡,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 接著往後一翻, 便墮進海裡去, 臨行之前 還說 : 「不要待在這兒等我, 我的耐力可不止平常人. 」
伊健吸一口氣, 然後潛入深海裡去, 轉眼之間就已經是二十呎, 三十 呎, 四十呎了. 看到的世界跟現實的當然是萬二分不同, 是充滿著 dimension 和質感的, 跟太空漫遊相信差不多. 突然之間, 一股壓迫 力從身後湧至, 伊健緩緩的回頭一看, 赫然是一條長八呎, 不, 應該 是十呎, 闊不少於十二呎的夜行魔鬼魚, 牠以君臨大地之勢迫近, 同 游的一名夥伴被嚇得全力折返水面. 但是, 伊健他沒有離開, 就連想 也沒有想過, 他屏息靜氣, 看著魔鬼魚擦身而過, 聽到牠沉重的呼吸 聲, 感受到牠掠過時的水流, 恍似忘記了快要缺氧的意識, 享受著大 自然所給他的眼界.
經過了不知多久, 大概是人類能留在水中的極限, 他終於都返回水面 , 飛蛾充滿期待的問 : 「有沒有收穫? 」    「馬馬虎虎吧! 我看過一套紀錄片, 大概是 Discovery Channel 的 節目, 有一種魚類, 牠們的體積很小, 是大魚的獵殺目標, 於是牠 們有一套很特別的生存方式, 就是每當碰上大魚的時候, 牠們便會 混作一團, 然後形成一個假象, 恍似水中的巨型怪物一樣, 嚇壞敵 人, 當敵人走了, 牠們又再回復本來面貌, 真是神奇得緊要. 你說值 得我看的還有幾多? 」
飛蛾回報一笑, 然後又問 : 「有沒有拍下牠們? 」
「沒有, 我怕會錯過一些不可多得的現象, 你要知道有些大自然的景 象, 你一生可能只會碰上一次, 為了拍照而錯過牠們……不值得, 何 況照片和真實地看見, 根本不可以相提並論. 我要記住的, 都已經記 在腦海了. 」
伊健提起右手, 用食指指著自己的腦袋, 目光裡是肯定的訊息.

PART TWO
時 : 晨
地 : 日本
-----------------------------------
天神山的山頂上是穿著得有點過份耀眼的飛蛾, 相比起身旁一襲黑色 雪衣的伊健, 兩個人可以說得上走在兩個極端. 面對著差不多有九十 度的山坡, 飛蛾有點膽怯. 「有沒有想過穿得太深沉, 別人會看不見 你, 對於滑雪者來說並不安全? 」
「我喜愛黑色. 」伊健搶著回答.
「尤其是跟我身體有接觸的, 我都愛黑色. 黑色給我的感覺已經令我感到安全, 穿起黑色的衣服, 感覺會溫暖些 , 我從來都不喜歡太奪目的衣服或者物件. 」
伊健說了很多關於黑色的東西, 多得連飛蛾也來不及記下來.
「準備好了. 」
飛蛾回報一個眼色, 兩個人便一躍而下. 高山, 氣流, 還有速度令人喘不過氣. 「為甚麼喜歡滑雪? 」
「我享受這種速度感, 和開快車可不同, 滑雪可以設身處地去體會七十 咪, 八十咪, 甚至一百咪的高速. 我有一個朋友, 他是我在藝員訓練班 裡的同學, 後來他去了澳洲生活, 每日都用上半天去滑雪. 現在世界各 地的人都會懂得到澳洲找他, 因為他是一流的雪地 stunt man, 這種自 由自在的生活, 也很不錯. 我偶爾都會有一種幻想, 希望找一份在雪山 的工作, 可能是出租滑雪用具, 又可能是在滑雪場維持秩序, 但是一有 空便可以去滑雪, 我想澳洲或是 New Zealand 會很不錯, 因為雪山之 下又是陽光與海灘, 不用擔心太冷或者太熱. 」
「不惜放棄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
「現在我所擁有的沒有甚麼大不了, 歌手或者演員對我來說只是一份工 作而已, 我喜歡工作帶給我的樂趣, 但卻不能單一地唱歌, 亦不能只有 演戲, 我可會悶至發瘋, 工作帶給我的所謂成就倒沒甚麼緊要. 」 說罷, 兩個人就一起衝, 衝, 衝到現實生活裡去.

PART THREE
時 : 正午
地 : 香港
  -----------------------------------
黑暗的影樓內仍然是飛蛾和伊健, 漆黑本來很貫徹伊健, 但是他打起了領 呔, 穿上一套灰色的西裝, 看起來有點不太自在, 飛蛾說 : 「已經很久沒 有看過你穿西裝了! 」
「不錯, 上一次穿西裝的時候, 應該是兩年前的音樂頒獎禮上. 」
「兩年前? 」
「是啊! 我沒有參加上年的頒獎禮……感覺很奇怪, 好像被這個圈子遺忘 了, 但是忘卻了這種競爭, 心情卻又出奇地自在, 你想一想一邊打電子遊 戲機, 一邊看著電視直播頒獎禮的感覺是怎樣地棒? 」
飛蛾沉默了一會……「不知道. 」
「大約跟不用穿西裝的感覺一樣. 」
「但你是一個歌手, 有些遊戲規則你避不了. 」
「人就是這樣的, 初初出道的時候, 希望有更多更多的人認識自己, 希望 有多一些演出機會, 現在又發覺失去了很多很多的私人空間. 我希望找一 處地方, 那裡有兩成的人是認識我的, 其餘的人就當我是普通人好了. 我 可以做一些平常人做的事情. 」
「平常人? 即是不妥協, 不接受的時候嗎? 」
「沒錯, 好像公開拍拖就是個最佳的鐵證, 還要是兩次啊! 」
這是一個不經意的笑話, 但卻足夠讓兩個人都大笑起來, 原來說笑比拍照 更令伊健投入, 玩樂比揚名更令他嚮往, 電視遊戲機當然比獎項更得他珍 惜, 這是他的天性, 從出生那天開始, 就已經如此.
文章選君子雜誌 04/2001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