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GiGi在那個肩膊上 -- 梁詠琪
不知道梁詠琪會不會真的嫁給鄭伊健. 但她的確很緊這個男人.
如果緊是愛的一種表現的話, 那麼梁小姐應該很愛鄭先生. 據知梁小姐與鄭先生是用同一款電話的, 化妝時, 她的電話響起, 她立刻衝前接聽, 聽時聲音變小, 笑容變得很甜. 跟的時間, 在場一有電話響起, 她便問 :「 是不是找我的. 」 一個女人的愛情, 快樂不快樂, 一看便知. 梁詠琪是那種有了愛情 , 才會有心把工作做好的女人. 這樣的一個女人, 害羞, 簡單, 愛得真接, 不愛分析, 愛一個人便愛得很徹底. 她可能沒有察覺, 訪問時她說了很多次 :「這陣子, 事業好像順利了, 生活好像開心. 」 都是因為等的電話. 還有, 因為那個肩膊.

我們的愛情
我們拍拖, 都是簡簡單單的. 平日工作忙, 有時間大家便出外吃飯, 與狗兒散散步, 不會有甚麼驚天動地, 只要大家覺得舒服便是了. 我不知道怎的, 但很多人總會以為我們走在一起, 總會做些甚麼特別的, 一定會有很多問題, 又會想很多問題. 其實大家都一廂情願去把事情看得複雜. 以前, 我也覺得與他拍拖, 對彼此都有很大的影響, 一定很多問題, 但原來都不過是那些問題. 都過去了, 過去了, 回頭看才發覺, 不過是這樣罷了. 他嘛? 他好勤力. 大家以為他喜歡玩, 其實不是, 私底下他看很多電影, 研究很多電影, 只不過大家睇唔到. 平日見他打機, 就以為他只喜歡打機, 其實不是. 自己的工作, 他很有熱誠, 很認真. 我想只是大家不發覺, 而他也不會對人說. 結婚這問題 … … 現在處於觀察階段 … … 咁女仔要有矜持嘛. 我想他是不是說「照顧我一生一世」這句話, 已經不重要, 只要大家有信心便可以. 兩個人戀愛, 一定要給對方信心. 沒有一定是誰遷就誰多一點. 我是一個凡事有商有量的人, 他也是, 只要大家肯商量, 對雙方的瞭解都有幫助. 現在我沒有想過要給一個男人照顧. 待我有一天, 真的失去工作能力, 或者我才會想. 我沒有太多憧憬去組織自己的家庭, 到年紀大一點, 或者看法會不一樣.
其實我這個人沒有太多計劃, 感情, 事業都是, 我想感情這回事, 冇得計劃. 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甚麼事. 對於將來自己的家庭, 我要求很簡單, 我希望像現在我與媽媽, 弟弟般, 相處得開開心心. 我指的是家庭關係. 一個家庭人數幾多不是那麼重要, 單親家庭也一樣很快樂, 最重要是家人之間的溝通. 將來有仔女, 我也會以自己與家人的溝通方式去做一個藍本.
屋企人相處很簡單, 將最真實的自己拿出來便是了. 我與他(指伊健)相處, 都是這樣. 大家可能那時認為我們很不開心, 但有些事情, 不會因為外界的壓力而改變, 也不是大家想的這樣悲觀. 我想愛情經過一些波折, 才更肯定長久.

好勝過後
事業上, 我很難要每個人都喜歡我, 我唱歌不是一百分那個, 但我每次都是以自己最佳的姿態同水準示人. 演戲方面, 我希望不要給人說只靠個樣靚, 我的確有用心過. 我緊別人怎樣批評多於票房成績. 每次, 如果表現被批評, 我真的很沮喪. 不是好勝, 我事業上不好勝, 我又不會與人爭, 我見得太多明爭暗鬥, 覺得很恐怖, 很想走, 不是放棄, 而是想避開, 我不是那種經常處於作戰狀態的人. 我自己有多少料子, 自己很清楚. 我不相信這個圈子是「有你冇我」那種. 市場那麼大, 不可能容納不到其他人. 最重要是你知不知道自己的方向, 自己的目標.
我是那種一係就唔做, 一做就做到最好的人. 如果這樣別人也說我好勝, 那我便算好勝好了.

A.I
梁詠琪的牙齒很白, 笑得很好看.
她的眼睛大大, 鼻子挺挺, 臉子長長, 個子高高, 她不會大笑, 笑得大一點便會用手掩咀唯恐失儀.
完美程度近乎《A.I.》的機械公仔.
對於自己如何矚目, 她一定很清楚, 只是入行六年, 她仍不習慣別人的目光.
伊利近街下午時分, 人不多, 但梁詠琪還是吸引了附近餐廳商舖的人跑出來.
對於別人的目光, 她還是顯得有點不自然, 垂低了頭, 縮起了膊, 背有點彎.
如果鄭伊健在場, 她一定會把背彎得更曲. 躲在那個男人身後.
09/2001

shiuto's Ekin's page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