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鄭伊健隨緣做自己
很少碰見這麼"隨便"的藝人.
談談你自己吧, 你隨便寫啦, 對未來有什麼計劃? 隨緣啦.
愛刺激, 愛冒險的鄭伊健, 真實體現著隨波逐流的生活境界, 對他來說, 結果是不可預知的未來, 人無法控制發生, 唯一能做的, 無非只是在過程中選擇開心.
這個(古惑仔》堛澈n哥, 《風雲》堛甄翮, 在銀幕上起伏著悲愴 的人生, 銀幕下只想開開心心地做他自己--採訪鄭伊健, 其實不是一件 容易的事情, 儘管大咧咧, 儘管隨便, 儘管總是孩子般的活力十足, 但他卻實在太"隨便"了一點, 隨便啦, 隨緣, 無所謂……, 幾個小時的採訪, 這些意義相近的字眼仿佛口號般 , 不斷被他重復. 他不會閃躲你的問題. 也不會刻意說些漂亮的公式語句, 很多時候, 甚至還會讓你為他捏把冷汗, 然而這些答案的最後, 卻還是很宿命的以"隨便"做結.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 鄭伊健可謂媒體熱門人物, 熱門的原因不是他的電影, 不是他的音樂, 而是他情變的緋聞.
從一個公認的好男人, 到成眾矢之的, 落差可說是天差地別, "很難受啊"他說, "我可以不在乎外面的人說些什麼, 但自己心堥疑, 卻是很難走過去的. "感情本就沒有規則可言, 在這個善變的世代中, 改變更加同家常便飯般稀鬆平常, 偏偏人人求變, 人人卻同時希望永琚F 偏偏他過去的那段感情, 已經被營造成一段牢不可破的神話, 有時覺得, 與其說大家對他的感情事件做出道德上的批判, 毋寧說是因為他打破了人們 心中還願意相信永琲犒皕Q. "我明白, 我其實都明白, 但我應該為了維護形象, 為了保有這個神話稅不去 做任何改變嗎? 這樣又對嗎? ""我不知道" 神情顯得有些苦惱, "老實說我最近也老在想'永"這件事情, 你真的能夠保有一樣永遠不變的東西嗎?
時間是很可怕……
, 比方兩個人剛開始在一起的時候, 感覺很像, 性格很像, 很開心, 但慢慢地, 你們還能夠維持同樣的步伐嗎?" "這件事情又很難說", 天秤性格開始作祟, "像我們父母的那個年代, 在一起就是繼續在一起, 無論發生什麼事情, 愛不愛, 就是在一起, 不管是因為責任, 習慣還是任何任何因素, 反正就這樣一輩子了; 我也看過很多夫婦在一起, 剛結婚的時候處得很不好, 很多人說你們乾脆離婚了吧, 但到頭來, 他們在一起卻變得非常開心."
"所以該怎麼說呢? 我不知道", 聳了聳肩, "慢慢我發現, 原來很多事情冥冥中其實都早有安排, 真的, 這不是消極或者不負責任, 因為你不是安排者, 你只能坐下來. 看著這個事情發生, 過去, 發生, 過去…… 真的. "伊健說隨緣個性的養成, 是從進入這個圈子開始, 當時中學畢業, 彷徨著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 慌張的想著, 爸爸媽媽把自己養得這麼大, 總該換他們去賺錢養家了吧, 在無奈之下, 跟著同學去參加歌唱比賽, 落敗了, 落敗就算了, 想辦法找工作, 結果接到電視臺打來的電話說, 看你的樣子還不錯, 不如參加訓練班吧, 三年的合約, 每個月都有固定的薪水可拿, 想想不錯啊.家人就不用擔心了, "隨緣吧"訓練班結業之後, 明明專攻演員, 卻被安排做兒童節目主持人, "好呵, 無所謂", 主持一段時間之後, 他們又說, 你去拍電視劇吧, "啊, 要重頭來過, "也好, 隨便囉……", 一路變動, 一路隨波逐流. "我那時候就在想, 命運是不是已經安排好的."
這種的想法, 隨著時間的過去, 未來的演變而愈加堅定, "你控制不了的, 真的, 你的工作, 你的感情, 你的家人, 你的朋友……, 出現就出現, 離開就離開, 這是你沒辦法去計算, 去控制的.你沒辦法預 測未來會發生一些什?事情. 我們唯一能做的, 就是在過程, 放多一點開心; 我們或許沒辦法決定最後的答案, 但至少, 我們可以選擇讓自己開心, 或者不開心. "於是這樣一個悲觀的樂觀主義者, 選擇讓自己開心地活到現在 , 他說如果生命只剩三天, 他會像平常一樣地過, 該拍戲就拍戲, 該宣傳 就直傳, 頂多頂多是對工作人員說, 你們得快點點, 我只剩下三天了, "但最好不要讓我知道, 很多時候知道太多不是件好事, 它會讓你想得太多. 而且, 我相信一個人如果有開心的細胞在他身體堶, 很多事情都會改變的 , 比方癌症, 也許醫生宣告你只有多久可以活了, 你要是不斷擔心擔心. 可能很快就'挂'了, 但你開開心心的去過生活, 讓開心細胞活躍在你身體堶 的, 搞不好過了許久許久之後, 你還一樣好好活著. 開心是最重要的. "
電影一部部地拍, 路仍舊繼續在走, 剛出道時候的鄭伊健, 單純的只是隨緣, 如今十多年的時間, 依然隨緣, 或許看到的世界已經不同, 生命的視野已然開闊 , 腦中想的問題早已複雜許多, 但他堅信單純不是孩子的權利, 就像他最愛打 的電動遊戲, 其實是人類智慧的結晶, 問他現在還想對未來許下什麼願望, 他說不用了, 收起來吧, "我覺得生命對我已經夠好了. "足夠其實已經是一種幸福. 若真要說有那?丁點遺憾, 他渴望重新過一次小學的生活, 不知道自己近視, 老覺得自己是不是比別人笨, 怎麼學得那麼慢, 永遠寫不完黑板上的作業, 摸摸糊糊的過著模模糊糊地生活, "真的, 當我終於戴上隱形眼鏡之後, 才發現, 天哪, 原來世界是這個樣子的, 原來台下有這麼多人在聽我唱歌", 搖了搖頭, 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地笑了出來, "我想要再多學一點, 重新打好基礎. "而入生在世, 誰沒有那點遺憾呢? 然而真正重要的, 還是開心地活到現在, 就像是他"隨便"的口頭撣, 隨便的鄭伊健, 隨緣地過生活.

鄭伊健隨緣超級語錄問
如果不是今天的鄭伊健, 想做一個什麼樣的鄭伊健?
答 : 一個可以到很遠很遠的地方, 環遊世界的鄭伊健, 不是旅行喔, 而是真的住下來, 感受不同地方的生活, 看人, 看動物, 看看這個世界. 我希望能做回真實的自己, 到處去嘗試各種各樣刺激的運動, 潛水啊, 跳傘, 或者高空彈跳, 我喜歡冒險的感覺.
問 : 如果可以有絕對的選擇權, 最想演出什麼樣的角色?
答 : 一個童話堛漕丹, 要不漫畫中的人物. 漫畫的世界是很奇怪, 很奇妙的. 當然個男生喜歡泡妞, 但不管遇到任何危險, 到最後就是有辦法擺平, 他是一個永遠 的英雄, 問題是成龍已經演過了.
問 : 如果想要逃離虎視眈眈的人群, 最想去哪里? 答 : 我不逃的, 能逃到哪里呢? 家媔? 除非離開香港.
問 : 如果想讓自己輕鬆一點, 會做些什麼事情?
答 : 只要不用工作, 就很輕鬆. 去玩吧, 我喜歡速度感, 喜歡刺激的感覺, 星座的書 上不是寫著嗎, 十月四號出生的人, 喜歡冒險, 愛刺激, 對啦, 那個就是我.
問 : 如果想要改變自己個性上的某一點, 會選擇改變什麼?
答 : 不要想太多, 不要在事情還沒發生之前, 就把憂慮挂在自己身上. 後來我才知道, 原來我是一個要求很高的人, 但問題我其實做不到那樣的要求的, 所以…… 隨便啦, 隨緣吧, 做人原本就應該要輕鬆一點, 開心一點, 何必給自己那麼多壓力呢?
文/千調 from 偶像星座第9期(2001)

shiuto's Ekin's page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