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反擊 - 鄭伊健
「這一年, 是不是很辛苦? 」我問.
「辛苦, 但不知怎向人說. 」鄭伊健答. 是的, 真不知怎向人說.
失業失戀被遺棄忘恩負義唔當你係人, 諸如此類, 講來講去, 說左說右, 要生要死, 都不過如此. 和好朋友說, 都不過賺來兩滴同情眼淚, 稍減痛楚 . 若果遇人不淑, 是非當人情, 你的悲慘人生立即變成三分鐘棟篤笑, 得來的下場 , 是三個字 : 「抵X死! 」
「周星馳的《少林足球》, 上映時大家都覺得很好看, 不過拍之前, 同一班人卻說 : 『周星馳, 唔掂啦! 』 「『吸毒咩, 又瘦又殘! 』」
所以, 鄭伊健說, 他現在選擇了不說.
關於他自己的故事, 鄭伊健說, 聽來聽去, 都不過是這幾個版本.
「鄭伊健, 冇樣好, 好運! 」
「鄭伊健, 唱歌好難聽! 」
「鄭伊健, 呢排唔掂! 」
關於這些, 他只有以下的反擊, 或者回應.

這世界
這個世界, 沒有很多劉德華, 沒有很多周潤發. 就只有看自己還有沒有路可以行, 可以行便成. 當市場不需要你這個人時, 就只有退休, 很現實. 做一個藝人, 很多人都說, 你拿了這麼多, 就要給回那麼多. 就是說, 為何別人住 屋, 你卻可以買車, 什麼都可以買. 你有付出, 別人也有付出呀! 我知道, 很多人都說我唱歌差演戲木木獨獨 : 「鄭伊健冇臟n, 好運! 」 請不要抹煞一個人的努力, 怎樣差都會有人看, 怎樣難聽都會有人聽. 有些東西, 就不要想成不成, 別人覺得你可以便可以. 你說我做演員差, 我拍了幾 十部戲. 你說我唱歌差, 我出了十幾張唱片. 喜歡的人都會看我演戲聽我唱歌, 每 個人都有他的市場價值.
我一直都不是個樂觀的人, 只知道, 有機會就有希望. 未來做什麼? 會不會有突破? 沒有人會知道. 劉德華都不知道幾時會得到最佳男主 角, 他可能會覺得《旺角卡門》一定拿到, 怎知連提名都沒有.

年半
我想解釋給你聽, 在這十八個月裡, 我找回了自己.
從前的鄭伊健, 還沒留長髮時, 是很夠膽的, 我得罪電視台, 得罪所有娛樂記者, 我行我素, 長頭髮就長頭髮短頭髮就短髮!
然後電影很好唱片很好, 人開始驚. 成功之後, 什麼都驚, 頭髮, 不要動! 大家喜 歡, 就不要動!
以前沒勇氣剪頭髮, 經過(梁詠琪)那件事, 覺得什麼都沒大不了, 沒所謂. 由零 開始, 就當自己什麼都沒有.
今日, 我可以過自己這關.

租屋
是, 現在住匡湖居, 一起床便望到海, 打風還會漏水. 以前買的, 都差不多賣光了, 就只剩大埔仔那間七百呎村屋. 到我一無所有再沒有 錢時, 我會想, 我還有一間村屋, 可以回去住. 以前買樓, 是因為聽人說, 不要亂花錢, 買樓最安全. 結果, 一買就跌.
這年幾, 都在外國拍戲, 看得多了, 常想, 為何中國人這樣辛苦, 一生人都供樓? 買了又如何, 五十年後, 都不是自己的. 供得這樣辛苦, 看戲又沒錢買車又沒錢旅行又沒錢. 原來生存很簡單, 活得開心就 可以.
其實, 買樓不過是擔心自己的將來, 但整個過程都不開心, 二十年就這樣過去了…… 是, 是蝕了許多錢, 多得自己不敢去想, 不過, 最要緊是, 現在還有沒有錢? 有錢 還可以過活. 我常懷疑, 這是不是上天對我的一個教誨. (不是懲罰嗎? )是教誨! 我從前沒錢, 突然一個機會, 給了我很多錢, 就以為自己發達了, 成為有錢人, 然後 砰一聲, 蝕光了. 就等於這筆錢, 從來沒給過我.
曾經有段時間, 鄭伊健很輕飄, 唱片成功的時候, 口頭禪是 : 「買呀! 」買車買樓什 麼都買, 從來沒想過後果, 現在, 衪告訴你 : 「不能再揮霍了. 」 也試過買保時捷, 即刻後悔! 「呀, 原來這根本不屬於我. 」開保時捷到旺角買漫畫 , 很奇怪呀!
原來, 有些東西是不屬於我的, 有些東西是有規限的. 有些人一出世, 就知道浴室的 花灑是可以從四方八面射過來的, 至於我, 長大了才知道.
有些人, 一開始就是這個level(階層)的, 我不是, 要勉強提升到這個level, 只有 痛苦. 從前也想過拍王家衛的電影, 現在知道, 就算拍完, 別人也不覺得你有藝術天分, 藝 術, 我是沒份的. 至於那間村屋, 我不會賣掉, 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可以保存一間屋, 我現在有能力, 便留下它.
我不知道怎樣解釋, 從前和女朋友……也有很多新聞在那裡發生……有些東西, 還放 在那裡, 想拿又不想拿, 由得他吧! 人一生匆匆, 很快已經差不多過了一半, 對很多事已沒所謂了, 我不想當從前什麼都 沒發生……

梁詠琪
終於說到梁詠琪了, 一個大家都想知但他不想大家知得太多的故事. 年半前, 大家都 用盡了最惡毒的方式來形容這段關係. 最印象深刻的是網上留言 : 「要把兩個人浸豬 籠」.
現在, 日子還是這樣過.
壹 : 有沒有想過結婚?
鄭 : 一個正常人, 怎會不想結婚.
壹 : 現在的生活, 開不開心?
鄭 : 這條路, 是自己選擇的, 我只是想做回正常人, 我想拍拖, 現在做到了.
壹 : 有沒有想過, 假如不和梁詠琪拍拖, 你就不會失去這麼多?
鄭 : 沒有. 我覺得, 要做的就一定做. 林姍姍(經理人)那時也罵我 : 「你知不知道可能會變得 一無所有? 」我說 : 「好呀! 」做人一定要過到自己這一關, 我不是為大家生存, 我也要為自己而活. 很難說給你聽…… 只想說, 我是個正常人, 有些人會為保存曾經擁有的而放棄自己的渴望.
我不會. 就算現在我這個選擇, 到頭來一無所有, 也不後悔. 其實我不知道跟著的路怎樣行, 但沒辦法.
不後悔就好.

伊健不知怎說
「是不是很辛苦? 」
「辛苦, 但不知怎向人說. 」
不知怎說最後也說了.
上一年, 他在北京拍《蜀山》, 徐克覺得片廠的背景不怎樣美, 一聲令下, 將整個背 景噴成紅色.
「很美呀! 但漆油的微粒在空氣中飄浮了兩天, 戴上四個口罩, 鼻子還是紅色, 張柏 芝臉都腫了, 我沒事, 當時捱過了, 回到香港, 大病一場.」
「都過去了, 現在不知從何說起. 」

是的, 快樂不快樂, 始終會過去, 都變成回憶. 這天想起, 真的不知怎樣說.
豪語錄 2001

shiuto's Ekin's page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