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鄭伊健不死鳥
古希臘有這樣一個神話:有種鳥擁有置諸死地而後生的能力, 就算死了, 亦可從煉獄的烈火中獲得重生, 再次振翅高飛; 因此, 牠的名字叫火鳳凰 , 也有人稱之為「不死鳥」.
自從與邵美琪分手之後, 鄭伊健就背上了「負心漢」的罪名, 當時, 大家 都認為伊健的演藝生涯將會就此完蛋, 但又有誰想到, 他正是神話中的 「不死鳥」?
「那次的情變對我的事業是有影響! 但我覺得根本不用解釋, 那對我來說 亦是個考驗, 因為大家都這樣看我, 我才會做得更好. 」
原來, 伊健天生就是如此樂觀, 對將來如此充滿希望; 也許, 「不死鳥」 亦因著這份信念而獲得重生.
訪問當日, 天空整日都灰黑黑的, 似乎是傾盆大雨的前夕.
因時間緊迫, 惟有把握時間, 趁伊健未埋位拍照時問他一兩句, 卻發覺根 本行不通, 就如收音機的天線接收得模糊不清, 斷斷續續的, 感覺並不自 在, 結果還是讓他先把相影完, 才舒舒服服的一起捐進「開行」冷氣的車 廂內繼續訪問.
原定只有兩小時的訪問時間, 卻因為大家談得太投契而自動延長了.

反省
一直以來, 很多人都認為鄭伊健不適合當歌手, 說他唱得不好; 至於拍電 影, 他所飾演的「蠱惑仔」陳浩南雖然深入民心, 又被指為教壞細路.
面對種種苛刻的批評, 伊健當然不開心, 但由不開心演變至懂得自我反省 的心路歷程, 又有誰會明白?
「曾有一段時間, 我覺得『有冇搞錯呀! 成日挑剔我, 我做乜關你乜事? 』但又有一段時間, 覺得可能挑剔是對的, 有些事可能我真的未做到最好.
「譬如今次同一班未合作過的監製做唱片, 才發覺原來自己做了多年唱片 , 仍有些東西是完全不曉的, 我才明白為甚麼那時候的碟評經常批評我. 我以前不會覺得有問題, 只會想, 我和陳光榮已很努力, 甚麼歌都試過了 , 為甚麼還是給人罵? 原來, 那時我只看到自己, 可能其他人都給人批評 , 但我就不會留意到, 因為那時的我, 看東西的眼光太狹窄了. 」

專一
《 430穿梭機》年代, 伊健只是個毫不起眼的小伙子, 直至有一日, 他公 開了跟無線當紅姐仔邵美琪拍拖, 大家才開始留意他; 當伊健成為紅人後 , 大家都很欣賞他, 因為他夠「長情」, 夠「專一」, 仿佛這就是鄭伊健 唯一的賣點.
直至99年他生日當天, 那些一直稱讚他的說話, 突然停止了; 之後, 大家 的焦點是「鄭伊健最愛是誰? 」今日舊事重提, 伊健並無反感, 反而主動跟 記者暢所欲言.
「感情事我一直都不喜歡提, 但我會承認. 以前, 好多人都會說:『我鍾意 鄭伊健, 因為佢專一! 』他們從來都不會理會你做得好不好, 總之喜歡鄭伊 健, 就是因為他專一! 我做甚麼都給剝削了, 人家都不會覺得我努力, 我從 來未聽過一句讚賞我工作表現的說話, 從來都冇! 但現在大家的目光會放在 我的工作上, 像最近的《九龍冰室》, 雖然票房不太理想, 但終於給我聽到 有人稱讚我在工作上的表現. 」

梁詠琪
當年一句「我會照顧佢一生一世! 」伊健與邵美琪的戀情, 變成了大家現實 生活中的童話, 當他不想再做這個童話的主角時, 一如背叛了群眾.
「可能以前我仲細, 或者講了些說話, 做了些事, 不能收回來, 但我覺得這 是我的人生, 我要對得住自己, 想做些令自己開心的事, 可惜大家的看法都 是朝向他們所想像的. 如果我是因為大家的想法而去做某些事, 可能一直都 不會開心. 有得必有失, 我寧願選擇自我. 」
縱然千夫所指, 伊健卻從來沒有後悔跟梁詠琪走在一起, 但當時, 就連伊健 的多年好友兼戰友林姍姍, 都不信任他的抉擇.
「當時林姍姍想殺了我! 她說我『不愛江山愛美人』, 叫我想清楚. 但我只 是忠於自己! 他們都覺得我自私, 但我不是為人民服務! 」
原來, 一些一直追隨伊健的 Fans, 也因那次事件而討厭他, 卻沒有想過他 的真正需要.
當年《仲夏夜狂想曲》舞台劇合共上演了一百場, 想不到不知不覺間造就了 這對情人, 而他倆的戀情亦像劇中的男女主角般, 經過兜兜轉轉, 才認定對 方.
「那是一種緣分, 可能我比較內向, 難跟人溝通, 直至那次(舞台劇)剛好 有這樣一個機會. 」
「結婚? 我覺得結了婚就好難再發圍, 今時今日, 香港人依然接受不到結了 婚的藝人. 我們(他和梁詠琪)亦有共識, 現在會努力工作, 至少維繫到感 情和做好工作, 感情的事好難講, 我不知道, 幾年後希望可以啦! 」

玩世不恭
從前的鄭伊健, 成日都會話「是但」, 「冇所謂」, 總給人玩世不恭, 優柔 寡斷的感覺, 記者跟伊健講到這個話題, 他立即反擊:「我覺得好好笑, 是 否見到記者就要收起笑容扮勤力, 扮忙就好呢? 勤力不是我說給你聽的! 為 甚麼會有人搵鄭伊健拍戲? 同一個導演會搵完再搵先? 唔該大家諗o下啦! 玩 世不恭? 優柔寡斷? 是但啦! 我冇所謂. 」儘管他擺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樣, 但認識他的人都會知道, 這些年來伊健確是進步了不少, 「是但」, 「冇所 謂」只是掩飾而已.
「以前我對別人要求很高, 對自己都是, 但後來發覺自己做不到要求, 就索 性不再有要求, 不再給自己壓力. 但現在我不再『是但』, 因為別人會以為 我做不來. 現在我會要求自己工作上做到甚麼, 或者唱片上做到甚麼, 甚至 計畫將來又做些甚麼. 可能大家一直都覺得我只顧玩樂, 這個印象已深入民 心, 我也沒辦法, 但唔緊要! 只要我做好工作, 別人自然會發覺我有努力過. 」
今時今日, 鄭伊健仍能開懷的跟記者談天說地, 一點戒心也沒有, 除了他仍 信任我這個記者外, 亦跟他的性格有莫大關係.
「我不嬲都好開心, 好樂觀, 自問際遇不錯, 人家話我一味靠運, 我都覺得 係; 做藝人真係靠運, 當然都要自己努力, 但沒有運氣的話, 你做甚麼都沒 用. 我覺得如果跟住以後都是這樣, 我已經好滿足. 」
終於下雨了! 那場雨落得好痛快, 但怎樣也痛快不過在車廂內說得大聲, 笑得大聲的伊健和我.

後記:不愛江山愛美人
「就算再俾我揀多次, 我都會咁做! 」伊健用肯定的語氣說.
想做就去做, 鍾意點就點從來都不是藝人的權利, 但甘願為個「情」字 「以身犯險」的大有人在.
謝霆鋒不怕歌迷的反感, 跟比他大十一年的王菲拍拖;
畢彼特冒著影迷流失的危機, 跟珍妮花共諧連理;
木村拓哉面對強大的輿論壓力, 跟珠胎暗結的工藤靜香公布婚訊.
類似的資料, 多得不能盡錄.
問世間情是何物……
from TW Ekin bbs 2001

shiuto's Ekin's page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