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鄭伊健不敢再形容梁詠琪
鄭伊健﹐原本是一個幸福平凡的小伙子﹐從來不為未來鋪路﹐當初因為拍一個充滿陽光氣息的飲品廣告﹐將他帶入娛樂圈. 做兒童節主持﹐對伊健來說最適合不過﹐他本身就是一個大細路﹐「玩」是他的耍家本領.
持續純真的陽光氣息﹐伊健在電視台做的盡是乖乖仔角色﹐就算拍戲做蠱惑仔﹐都是有情有意的「陳浩南」.
一直平穩順遂的際遇﹐私生活與公眾形象一致的伊健﹐深得觀眾疼愛.

突然間! 因為在感情上作了新的選擇﹐伊健受到莫大的輿論壓力. 這件事發生後﹐伊健知道自己選擇了某些事﹐就一定會在另一些事上行得很辛苦. 但﹐他說他不還後悔﹐因為得失比重﹐他選擇的這段情令他更開心. 沒有這些風浪﹐他覺得人生路上不會有光彩﹐也看不到他今日這般開心.

到美國拉斯維加斯拍了個多月戲﹐鄭伊健回港之後﹐除了第一時間探望師傅羅文外﹐翌日就接受了這個訪問.
相約在酒店咖啡室見面﹐伊健早到了超過十五分鍾. 微微的陽光透過玻璃窗照射下﹐伊健依然是充滿陽光活力的小伙子﹐但他卻說﹕「因為時差問題﹐我現在其實很累﹐現時美國時間正好是夜半時份﹐雖然我昨晚已經睡了一覺﹐但現在仍很鑫. 」剛坐下來﹐發覺伊健的膚色有點礙眼﹐是曬黑了嗎? 不﹐是皮膚粗糙了!

手背被刮花了?

當他一貫手舞足蹈說話時﹐呀……不得了﹐怎髐@雙手背全是刮花了的傷痕﹐細細密密的.
「你估拍戲很舒服不用做嘛﹐我是整個人被拖在地上拉﹐雙手都刮到損迷. 」……原來如此.
美國之行的話題被打開﹐伊健又興奮得不停比手畫腳﹐但唉……又不對了﹐在微弱陽光反射下的頸部兩側﹐每動一次﹐都泛起光面.
「美國實在很乾燥﹐無論用什麼護膚品也沒有用﹐條頸被衫領磨擦﹐所以粗糙得最厲害﹐但可以出埠﹐真的很舒服很好玩……」
這年多以來﹐伊健了很多時間都在外地工作﹐包括拍戲, 拍廣告, 開演唱會等. 有人認為他在香港的名氣已因為感情事影響﹐失去了觀眾的支持﹐被迫跳出香港向外發展.

「我向外發展﹐不算是形勢所迫﹐這其實是另一個巿場的開始. 以前我拍的電影﹐原來在大陸有很大的影響力﹐當時卻沒有廣告拍﹐但去年突然又有很多廣告找我. 」
「發展日本又是很奇怪﹐那些電影在香港上映完﹐以為告一段落﹐但忽然間在日本上畫﹐剛巧食正時間﹐日本有人找我拍廣告﹐又找我開演唱會. 相對來說﹐大家的確覺得我在香港的工作減少了﹐因為去年我轉了唱片公司﹐最一張唱片的焦點當然不想放在我身上﹐當時我又簽新唱片公司﹐所以這段時間我是靜了一點. 」

破壞專一形象

然而﹐伊健不否認事業的確受到他與梁詠琪的感情事影響.
「一個人的路是自己去選擇﹐既然選擇了﹐就會知道發生什麼事﹐雖然這條路一定會很辛苦很難行﹐但我選擇了要某一些事﹐便知道一定很辛苦. 」
「但回想以前﹐我的人生路太平淡﹐事業看似不錯﹐不過人生匆匆數十載﹐難道一世人就這樣平穩順利度過? 我覺得這樣永遠不會有回憶﹐現在我作這個選擇﹐相比起以前的順境﹐過程當然會感到難頂難受﹐卻又覺得這也不錯﹐我寧願選擇有風浪有色彩的人生路. 」
風浪經歷過了﹐但在風浪之中﹐驚濤駭浪﹐風云變色﹐何來見到人生色彩?

「沒有那段時間﹐你今日怎會見到我這樣開心啊! 你不記得當時的我經常黑『口』黑『臉』. 人一定要成熟﹐我覺得是對的﹐以前我拍了一段時間戲﹐還有人說我某個角色不適合我做﹐因為我沒有過這樣的經歷﹐我也認同因為沒有經歷﹐有些角色我是做不到要求.
這件事之後﹐伊健完全感受到別人對他改觀﹐雖然有人接受他﹐但有更多人在他的「專一」形象徹底破壞﹐對他要求更高.

「以前大家將觀點放在我的專一上面﹐沒有人看我認真盡力去做一件事﹐現在沒有了這一點﹐大家就將焦點放在我可以做什麼給人看﹐包括做戲, 唱歌﹐現在有人會挑剔﹐對我要求很高﹐開始的時候真的很辛苦﹐這些我是完完全全感受得到.
「最低限度﹐以前沒有狗仔隊會跟我﹐我喜歡做什麼也可以﹐你也知我對什麼也沒有所謂﹐現在就不可以這樣輕鬆﹐總之路途不同了以前﹐雖然自己選擇了不可以說不後悔﹐但我是開心的﹐因為任何事都有比重之分.

覺有罪就有罪

這條路﹐不單是伊健一個人行﹐相對於梁詠琪﹐可能他倆的過程有不同﹐但肯定同樣感到辛苦.
「她又怎會不辛苦? 原本好好成績﹐因為要了一些東西……. 大家都覺得很辛苦﹐開頭是很難的﹐每一步都難﹐不單是工作﹐就連一踏出門口﹐嘩((什麼事呀﹐又有人在門外等﹐還要每一次都是負面……每一次都是﹐即使影一張相都有排讓人講﹐但我覺得……已經開始慢慢過了……」

縱使當時如何難受﹐他們都要面對﹐幸好他們還會有屬於自己的空間.
「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就會開心﹐再者有人給我們鼓勵﹐當中包括很多圈中前輩﹐每次聽到他們這樣說﹐我們又會很開心. 」
「這些說話﹐你們是不會知道﹐他們都是私底下將信息傳給我們﹐他們不是為了造新聞﹐所以從來沒有公開講過. 」
經過一年多﹐大家給予他倆的壓力亦明顯減少﹐即使早前梁詠琪生日﹐他們再被跟蹤偷拍﹐伊健覺得感覺又有不同﹐主要原因是現在傳媒對他們的態度好了很多.
「以前他們像要你死一樣﹐一臉冷酷兜口兜臉就影影影;不理什麼私人地方, 管理員﹐橫衝直撞就要入屋影﹐但現在他們會跟我說聲﹕『影張相可以嗎? 』如此的態度﹐我的感受也好了很多. 」
時間令大家對這段情改觀﹐但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受到考驗﹐會否促成他們為了一口氣堅持下去?
「考驗跟堅持是兩回事﹐我們知道發生了這件事﹐不是為了啖氣去堅持……不過當時感受到另一件事﹐就像當年共產黨一樣﹐只要被批評﹐說你有罪就點都有罪. 又像以前看的電影﹐例如說有兩條村的人不和﹐但當中一對男女拍拖﹐大家就要浸他們豬籠﹐當時的感受就完全一模一樣﹐無論我說什麼麼﹐都是負面﹐沒有解釋﹐總之他們覺得我有罪就是有罪. 」

每句話都是借

伊健感受最深的﹐就是被指與舊愛邵美琪晚膳﹐為避傳媒追蹤而爬窗逃走﹐至今他仍深深不忿.
「由件事開始到那個時候﹐都已接近尾聲﹐又來一單『做』我﹐你估我不氣忿? 大家都知是假的﹐他們來問我﹐我否認了﹐但仍寫到我狡辯﹐令我覺得『是但啦』……」
伊健採取放棄態度﹐是迫於無奈﹐正如他說﹐只要覺得他有罪﹐他就是有罪﹐無論說什麼都是負面﹐切切實實的配合他的舉例.

現在的伊健依然談笑風生﹐但原來這件事的深底處﹐已令他存有後遺症.
「你以為我現在沒事嗎? 其實我已經失去了信心﹐就算現在大家開始接受我﹐對我好了一點﹐但我仍覺得有事﹐有事的意思是不可以做回以前﹐例如我以前經常逛旺角﹐現在不是不可以﹐但感覺上不及以前好玩. 」
梁詠琪早前表示過兩年後就會退休﹐不其然令人想到他們有計划結婚的打算.
「我夠經常話我兩三年後退休. 」呵呵... 還不是雙雙有結婚計劃?
「我是說說罷了﹐始終做人要有目標﹐大家也明白娛樂圈生涯很短暫﹐兩年後膇琱]不知道自己發展如何﹐可能是對自己沒信心﹐留一條後路給自己﹐但如果到時在娛樂圈尚有價值﹐還是會繼續做下去. 」

當年﹐其實只不過是三年前﹐身處外地拍戲的伊健剛跟邵美琪甜絲絲的在電話談情完後﹐我曾問過伊健有否想過結婚﹐當時他說﹕「我跟她一開始的時候﹐她就說不是想結婚的人﹐這樣很好啊﹐我也是不想結婚的人﹐大家一起很開心﹐又不用考慮結婚的問題﹐最好就是這樣. 」
現在﹐身邊人換了梁詠琪﹐伊健對結婚的問題﹐亦轉換了態度﹐就是不再表態. 「以前是以前的事﹐現在有想過也不會講﹐因為這些都是頗私人的問題﹐我已長大了﹐經一事長一智﹐有些事是不用講給人知﹐今日我是娛樂圈的公眾人物﹐但我也有私癮的. 」

與梁詠琪的戀聞曝光後﹐伊健在接受《明周》專訪時﹐曾以「好勝」來形容Gigi﹐事隔年多﹐他卻不願以任何字眼再去形容現在的Gigi.
「用這兩個字做標題﹐真的害得我好慘﹐正如我先前所講﹐當時我做每一件事﹐講每一句話都是錯. 」
「現在我沒有什麼話好形容﹐她是我女朋友﹐其實對於這件事﹐每個年青人都會這樣做﹐只是大家觀點與角度問題﹐但在當時是頗敏感﹐所以現在我不想再一次引起任何敏感的話題. 」
由始至終﹐伊健只「這兩個字」來代替「好勝」﹐他﹐真的不敢再提這兩個敏感的字眼了.

舊愛可通電話

感情是自己的選擇﹐伊健無法不接受﹐但他對於不是事實的傳聞﹐例如爬窗, 結婚擺酒及同居事件﹐他就無法接受﹐認為都是對他的一種破壞﹐然而無論他如何解釋﹐這些事都已經入了大家的腦袋﹐於是他發覺惟有做好自己的工作﹐才不會受到他人對他的聲譽繼續作出破壞.
「以前不用承擔壓力﹐我可以不停玩﹐拍的戲又收得﹐現在我要加倍努力工作拍好戲唱好歌﹐用工作來抵銷大家對我的破壞. 」
既然伊健一再提到「爬窗」事件的介懷﹐對於再見亦是朋友的邵美琪﹐即使再次見面﹐會否存有芥蒂?
「我們可以用電話聯絡﹐不一定要見面……但這個問題又頗敏感﹐還是不要說……」
與Maggie的戀情告一段落﹐但新聞仍舊沒間斷,他們而來﹐最現實的問題當然包括金錢在內﹐對於有傳他最近給了Maggie八百萬元作補償﹐他還是避而不答.
「私人事我真的不想再講﹐有能力做到的我會再做﹐但不想提錢銀問題﹐總之我有分數﹐怎樣去處理﹐我會有自己的原因﹐不用說出來. 」

被屈爬窗很慘

至於Maggie被傳與已婚的圍村人之間的不倫戀情﹐伊健則為舊愛不吐不快.
「我剛在美國拍完部戲﹐與每一個工作人員來一個擁抱﹐如果這情蚌在香港發生﹐我死十次也不夠. 其實一件很簡單的事情﹐普通朋友來個交頭接耳式說話﹐就可引起大家敏感地談論. 」
「究竟這件事是否事實? 在未確實之前﹐已被寫到這樣﹐對方不是娛樂圈的公眾人物﹐但都要這樣接受公眾輿論﹐對他們很不公平. 」

身同感受﹐伊健一而再﹐再而三提到﹁爬窗﹂事件作比例﹐看來﹐被屈的感受實在令他太難受.
「我對以前的一段感情處理得不好﹐我承認﹐但我沒做過的事﹐被屈﹐我就覺得很慘! 」
伊健對這件事忿忿不平﹐因為他在美國拍戲期間﹐就經常被人當笑話,對他來說﹐令他為之氣結.
「今次與我在新片合作演出的一位演員叫關繼威﹐他小時候曾演過《奪寶奇兵》﹐在美國拍戲時看見玻璃窗﹐他就跟我開玩笑說﹕『你爬的窗有沒有這個窗這麼大? 』又說我結婚擺酒的酒席太便宜……. 」
「唉... 我假假地都叫『陳浩南』﹐或是『聶風』﹐說我爬窗﹐叫我以為還怎樣拍戲做英雄? 只有《少林寺》內三個主角﹐其中一個適合我做﹐就是爬洞的一個﹐但他是三個之中最差的一個﹐你說我有多慘! 」

記﹕不敢水不擇言

以前﹐鄭伊健愛玩﹐隨便都可以亂說一通.
現在﹐他一樣會開玩笑﹐但玩得很小心.
敏感問題﹐他不介意公開表明他介懷﹐所以他不會再說.
說鄭伊健變了﹐但﹐有一樣他仍是堅持﹐就是自己開心.
講玩﹐他絕對眉飛色舞.
講梁詠琪﹐他則輕輕帶過. 「我現在不敢口不擇言了!」為了保護女友﹐伊健學會了慎言﹐有此得行﹐也算是一場寶貴的經歷!
有經歷才是確切的人生呢.

2001年05月17日 明報周刊資料提供

shiuto's Ekin's page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