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梁詠琪 - 此刻死而無撼

梁詠琪說自己從來沒有刻意轉型, 只是無心插柳的走上創作手的路, 2002年似乎是對她頗為重要的轉捩點.
「雖然目前柳未成蔭, 大家對我作的歌反應不錯, 反正一直在自己的唱片內都有寫歌自己唱, 只是沒有力谷或打正旗號, 湊巧去年底鄭秀文和李克勤都有收錄我的歌, 湊巧他們又拿出來Pub(催谷), 非常幸運市場又受落, 所以多了一種身分. 以上種種純屬意外. 我這個人嘛, 既拍電影又拍廣告, 也寫歌, 畫公仔, 連形象也做, 當作一份Bouns, 最意想不到是寫歌有好評, 基至獲得獎項, 大抵往後數年, 都令大家對我寫歌抱有期望. 其實我是很有壓力. 」

「我不是得個樣」
GiGi說到底還是想專注幕前, 不想被歸納幕後人.
「我這份人很衰的, 大家對我沒有期望就好地地, 有就會迫自己唔衰得, 壓力太大, 希望不會影響創作的心情, 早前和克勤有傾過再次合作, 謝謝他給自己機會呢!他們的砍做No.1, 比我自己拿冠軍更開心, 好像做了一件好事, 出了一分力. 我也怕人家以為自己多心, 只是想讓大家不要以為梁詠琪得個樣, 能將印象改觀就好了, 在這個圈7年, 說短不短, 7年對一個女藝人來說, 不知道還可以做幾耐, 靜下來的時候, 就會問自己: 『你o既銀色生涯仲可以有幾年命? 不是嗎? 新人年年輩出, 不停予觀眾新鮮感, 如何令鐘意自己的人繼續鐘意自己? 』所謂創業容易守業難, 起步要令人注意很容易, 之後就會有第二個比自己更令人注意的人出現, 我只希望一直把這些真心鐘意自己的人留住, 令人覺得支持我是值得的, 正確的. 」
「我很明白鐘意, 崇拜一個人, 是因為對他或她睇得起, 有高期望, 所以對我形成一種好大的壓力. 我不想令們失望, 更害怕見到失望的面孔, 所以能做得多少就多少, 放很多心機在創作上. 當然身邊的人都推動我向前, 陳少琪說過: 『你o既《花火》幾好o架, 易上口, 有板有眼, 不落俗套, 你得o架!』他如是說: 死o勒!我就更加唔衰得. 」

「我唔衰得!」
每逢聽到人家稱讚或批評自己, GiGi回家就會從很多角度去想, 去分析.
「他讚或彈的意見是真心, 想為我好? 還是跟紅頂白? 抑或刻意踩我? 被人彈當然不開心, 但回去後我會想, 為何他要如此說? 一定有問題!好像上次林憶蓮做我的演唱會嘉賓, 我就會想: 『點解請得郁佢? 』, 凡事總有原因. 她知道我是她的Fans, 某程度上我以為只有我注意她, 後來聽人說她一直也有留意我, 聽我的歌, 知道我次次開演唱會都會唱她的歌, 所以才肯來做嘉賓, 於是我更加不能在偶像前失禮, 她來就令我覺得兩個人從此扯上了一點關係, 我更加不能衰, 不能行差踏錯, 因為會影響她, 可能我想得嚴重了些. 又好像芳芳姐找我做『護苗大使』, 某程度是她看得起我, 無形中又和我扯上關係, 自然不能做得不好, 這兩個是我喜歡和尊重的藝人, 被她們看在眼內, 就不能令對方失望. 」
聲聲將唔衰得三個字掛在口邊的梁詠琪, 時時為了不令人失望, 難免就難為了自己.

「學會Say No!」
「我的確幾『唔衰得』, 『不想令人失望』, 別人叫我做什麼老是Say Yes, 先答應下來, 想滿足人家要求, 事後才發覺自己力有不逮, 或者過不了自己, 於是又會不開心, 怪自己當初為何Say No? 這樣不就沒事了嗎? 試過幾次難為了自己, 既不能令事情好轉又幫不到人, 我又不舒服. 與其兩面不討好, 現在我知道做不來就會一口拒絕, 誰叫我是那種『只許成功 , 不許失敗, 努力向前』的人, 我嘗試和對方解釋為何自做不到, 剎那間的令人失望, 都是為了對方著想. 我會選擇性去滿足人, 好像你叫我作歌, 能力範圍之內我會盡量做到最好, 但假如有一日遇到好劇本, 想在那方面全力發展, 我又會告訴大家: 『唔好意思, 我要暫停喇!』我會清清楚楚讓別人知道我今年會做些什麼, 電影今年只有一部《向左走•向右走》, 也不知道『得唔得』, 總之唱歌, 作曲和開演唱會今年會多做一點!」

不需要另一個高峰
GiGi的事業蒸蒸日上, 形勢大好, 幾乎街頭巷尾都見到她的蹤影, 反觀男友鄭伊健相對是清靜悠閒得多, 於是坊間又起言風語, 要拿她和他比較.
「我只不過做他當日累積回來的事情, 出很多唱片, 什麼活動都出現, 這是否一個長遠方法? 如果要做一個國際資深藝人, 現在的一切是必需要做的. 面對記者的提問, 他答得很輕鬆, 因為他明白, 難道做了這麼多年, 還要他天天出去跑通告? 做電台訪問? 未免有失身份吧!而且大家都是同行, 我經歷的他都做過, 所以明白是每個藝人的必經階段, 他反而有時和我講: 『依家辛苦係必經o架!梗係要做多o的, 做完你就知道值得!」其實他現在是享受之前辛苦儲落的成果. 」

「我是一家之主」
GiGi可不如一般女孩, 認為女人始要落葉歸根, 等男人來養, 捱得這麼辛苦幹啥? 她卻有另一番論調: 「我的思想很平等, 現代人都是講男女平等, 為何只有男人才可以賺錢養家? 可能是大女的關係, 很早出來工作, 剛巧父母又分開, 我賺錢第一時間是先照顧屋企, 我已是一家之主, 家庭的支柱, 覺得有責任工作賺錢養家, 我覺得沒有男女性別之分, 連拍拖也不應分你是男我是女, 所以要誰多付一點錢. 養我? 點解要他養我? 不應該, 也不需要, 嫁了再算, 一日未嫁也不會知發生什麼事, 何況結婚後我都會繼續工作, 將來不知會怎樣呢!除非有孩子我才會不做, 是自己生出來的, 當然要把他們照顧妥當. 做夫妻就可以很平等的, 經濟應該獨立, 或者到60歲時, 自己真的想享福時我才會停下來, 叫仔女養我o羅!」

「我倆不結婚」
原來關於婚嫁問題, GiGi和伊健也詳細傾過, 結論是出乎意料之外的.
「我倆傾不結婚呀!真的, 這幾年大家努力工作, 男藝人像他這個年紀很年輕呢, 女藝人如我26, 27歲, 還有幾年做, 當然大家要盡量把握, 不談婚論嫁, 大家得到共識之後, 就是我這幾年一定要死命搏殺, 他就努力搵錢, 到時論到我搏殺之後搵錢, 享受一下. 」 說到底梁詠琪不是一個野心佷大的女孩, 她一直想做個勤力又戀家的女孩罷了. 」
「我這個人很平淡, 很Family, 很多人都說過我這種性格是好處也是壞處, 好像我現在最好的朋友, 依然是來自小學和中學的同學, 放工就番屋企屋食飯和拍拖, 生活和一般女孩沒分別, 只不過我的工作時間長些, 工作環境複雜些, 但私底下我的興趣不外乎放工帶狗落街, 和家人、男友去旅行, 和任何一個普通女孩一樣. 」

「還有什麼奢求呢? 」
GiGi說她一直努力, 能夠得到一個完滿的人生.
「和所有人一樣, 我希望擁有一個完滿的人生, 包括家庭, 愛情, 事業和理想, 我很努力希望保持住, 少一樣也不可以. 有次人家叫我玩遊戲, 要選一種動物來排先後次序, 這些動物即是代表你對家庭, 事業和愛情的重要性, 排第一就最重要.〈按: 我記得好似係《海琪的天空》〉對我來說, 沒有這樣重要, 那樣比較不重要, 我覺得每一樣都緊要, 我只不過讓每一樣東西在滿意的情況下進行, 現在我對於種種都已經好滿意, 好開心, 我覺得如此下去死而無撼, 這刻真的是沒有遺憾, 好滿足, 沒有存在任何問題或太差的關係. 」
「好像和家人, 朋友都相處得好好, 愛情順其自然, 事業亦做到自己想做的一切, 合乎理想, 經濟能力也容許我可以周圍去旅行, 還有什麼奢求呢? 我的心頭不高, 這個階段我已經好滿意, 需要再推向另一個高峰, 明年, 後年, 大後年都Keep到這個狀況我已經好滿意了, 我佷知足o架!如果有人要問我: 『依家比你工作再好o的, 但可能冇左o的朋友!」我覺得不需要了, 現在這個餅分得好平均, 樣樣都好, 不要給我這些而拎走那些, 『唔洗喇!』樣樣都有些幾好o丫!」
「有時見到某些事業成功人士, 背後原來一直有沒有和兒女接觸, 或者大家關係很差, 我都覺得是一個遺憾!這樣的人生不夠圓滿, 我希望自己提到每一件事情都是開開心心的, 媽咪, 屋企和朋友都是, 猶幸我的家人都很知足, 媽咪從沒有說要生活得好些, 例如搬去好些的地方住都是為了我, 否則她住哪裡都沒有所謂, 弟弟從不大洗, 就算知道到家姐有能力, 也不會『洗埋我o個份』, 媽咪除了照顧屋企就是去做義工, 沒錢要花, 只是買送買藥材煲湯, 都是為了我, 女兒做得這麼辛苦嘛, 說來這個家不難養, 又不會對我做成太大困擾, 或者令我太煩惱. 」
梁詠琪是惜福之人, 懂得時時刻刻數算自己的幸運.
「有時做得辛苦, 死做爛做, 最疲累時安慰自己: 『做啦, 唔係人人有得做, 有o的坐足幾年冷板鄧, 紅得一陣間又消失左, 我依家已經好好, 叫做有得做, 又唔洗擔心手停口停呢個問題. 』這是唯一支持自己努力做下去的想法, 因為我是真的幸運. 市道這麼差, 直接影響娛樂圈, 但經濟問題不是一個人的事, 沒有人可以肯定明日發生什麼事, 守住不放就是了! 我常常都說那些人自殺最傻, 說不定明天你會遇到貴人, 但是自殺死了的話, 那個貴人也不知該去找誰, 你說多不值得呢!」


2003年03月 星島的《名人雜誌》

shiuto's Ekin's page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