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謎樣的沒腳鳥 - 張國榮
張國榮自1978年從影以來, 演出五十八部戲, 角色多樣, 從不局限.

他演過《喝采》, 但他不是陳百強, 不是文藝青年時代的典型.
他演過《英雄本色》, 但他不是Mark哥, 不是香港過渡期集體意識的英雄.
他演過《家有囍事》, 但他不是周星馳, 不是香港後過渡期無厘頭的化身.
張國榮的電影世界最與別不同之處, 是他在演戲的同時, 也在演自己. 很少演員會在不同類型的戲劇之中, 滲透出如此濃烈的自傳色彩.
恍如一隻謎樣的沒腳鳥, 一直飛一直尋找自我, 著地一剎那, 就是終結.
張國榮是屬於30/50一代觀眾的明星, 他由1980年演出《喝采》到2002年的最後作品《異度空間》, 橫跨了香港歷史最重要的二十年, 雖然如此, 但不論電影和音樂上, 他與許冠傑, 羅文, 周潤發, 甚至周星馳的不同之處, 是他從來不是市民集體意識的投射, 相反, 他是屬於流行偶像文化上, 最熾熱的明星, 最教歌迷影迷無心睡眠的偶像. 如果崇拜偶像的年齡是十幾廿歲, 那麼今天30至50歲的一群, 便多少曾經受舞台上的張國榮所感染. 由80年代初, 跟陳百強的比較, 到80年代中期, 跟譚詠麟的激戰, 歌壇上的張國榮, 都是如一地表現出人家是正我是邪, 人家規矩我不羈的個性, 是《風繼續吹》, 更加是《不羈的風》.

最有魅力也是最壞的男人
有人喜歡張國榮, 有人討厭張國榮. 觀眾對他的反應, 向來極端. 最有魅力的男人, 是最壞的男人. 年青時代的張國榮, 是不折不扣的歌壇阿飛, 是精緻的阿飛, 不是跌落坑渠的阿飛. 電影上的張國榮, 便顯多樣了, 不容易作出歸一的描述, 但在幾個大導演的鏡頭下, 會發現張國榮的角色, 一方面成為流行人物之餘, 又充滿自傳色彩, 就像一面鏡, 照出的不單是他演活的戲中人, 也是屬於他人生路上不同的處境.
《喝采》(1980), 《檸檬可樂》(1982), 《烈火青春》(1982)這三部80年代初的青春之歌, 便是18/22張國榮的寫照. 就如那個年代參加歌唱比賽, 怎會有人不唱民歌, 唱《American Pie》一樣, 代表了反叛青年的心聲, 大膽率性, 想做便做, 後果自負, 是西方占士甸形象影響下較保守的香港版. 那個年代, 香港沒有幾個偶像(夠膽)有這種氣質.
《倩女幽魂》(1987)中的寧采臣, 是張國榮演藝生涯中, 其中一個最受歡迎的角色. 徐克把張國榮塑造成既倜儻又癡情的窮書生, 與王祖賢交織出古裝版本的《人鬼情未了》. 同一時期吳宇森(相關網站)鏡頭下的張國榮, 變成衝動的年輕警探, 兩集《英雄本色》(1986, 1988)張國榮演的「杰仔」, 給周潤發, 狄龍和李子雄的角色比下去. 反而《縱橫四海》(1991)演「阿占」又神采復現, 其實一字咁淺, 因為不羈角色更合他發揮.

對情人也是對觀眾的告解
在反映情感方面, 便不能不說《霸王別姬》(1993) 和《金枝玉葉》(1994)了, 片中的他由雌雄同體的「程蝶衣」, 到愛你不分男女的「家明」, 是成熟了的張國榮面對情人面對公眾的感情告解, 也是他日後穿Jean Paul Gaultier上紅館的預演. 若論個人感傷, 王家衛的「哥哥三部曲」: 《阿飛正傳》(1991), 《東邪西毒》(1994), 《春光乍洩》(1997), 必定是理解張國榮身世與情感之謎的私日記, 也標誌了張國榮在影壇上最顛峰的成就.
三部片, 都關乎Depression. 六十年代阿飛「旭仔」玩世不恭, 脾氣剛烈, 心事重重, 都與身世有關. 不論是尋父或尋母, 自喻為「沒腳鳥」的他, 帶茪@支槍飛到菲律賓, 最後安然在火車上終結, 充滿求仁得仁的意志. 西毒「歐陽鋒」愛上的是阿嫂, 呢呢喃喃一字一句都是「要心要肺」有關愛情人生的絮語, 失落在黃黃風沙之中, 是謊話, 是實話, 已不重要. 何寶榮遠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活在當下的, 正是延續沒腳鳥的傳說, 愛一個人可以義無反顧, 離開一個人也可以不發一言, 大起大落, 醉生夢死, 「不如重頭來過」也許就是留給世上最後的說話. Depression是比任何非典型疾病都傳播更擴的世紀末愁思.

是角色也是自我的演繹
羅志良導演的《鎗王》(2000), 《異度空間》(2002), 便把張國榮最後幾年人生鬱結, 帶到大銀幕. 兩部片角色都是最專業的人士, 但同樣能醫不自醫, 理智與感情同時被自我與超自我的矛盾所蠶食, 是心魔作祟嗎? 沒法能找出答案, 唯一出路就只有歇斯底里的反射. 《鎗王》有一場戲很深刻, 張國榮在窩室中如瘋了般狂哭狂叫, 失控地拿起槍, 指茼菑v, 突然又立即放下, 情緒分裂至極. 《異度空間》的堅強醫生, 在每夜夢遊後, 硬頸的他終於崩潰, 抱荓﹞H林嘉欣愴惶哭說: 「幫我呀, 搵人幫我呀! 」
水銀燈下, 張國榮演繹出自我本色, 透過角色扮演的機會來接觸個人內心深處潛藏的另一面, 在菲林中飛行, 在光影中滑翔, 演員找到幾多, 觀眾又閱讀到幾多呢? 如果一分鐘的相遇, 也可以成為朋友, 觀眾與張國榮在電影上的結緣, 就是不能改變的歷史了.
明報專訊 - 撰文皮亞
Last updated on 07-04-2003
shiuto's Leslie's page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