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醫院堛瑣葉
陶傑 - 黃金冒險號 2003年6月13日 (五)

香港的醫院是殖民地時代留下來的. 董建華的親中分子時時大罵英國人給他們留下很多地雷, 但廣州中醫學院的醫學教授劉儉倫, 染了沙士瘟, 卻不要留在廣州醫, 偏偏要闖殖民地留下的醫院地雷陣, 結果自己卻成了「超級病毒大地雷」. 上蒼向中國開了一個殘酷的小小的玩笑.
香港的政府醫院制度仿效英國, 因此在華人社會中相當優越, 但有一樣卻是永遠落後於前宗主國的, 就是香港的政府醫院太多噪音. 工人在病房走廊之間推茠鷵搎s的醫藥用料運輸車, 阿嬸推荅f人膳食的餐車, 總是碰碰撞撞, 發出各種噪音. 夜班當值的一些護士, 在病房搬弄儀器和藥物, 也經常砰砰然, 叮叮噹噹, 發出許多不必要的聲浪. 因為他們下意識地以為身處商場酒樓, 從來沒有想到過 : 在病H上的病人, 或剛開過刀, 麻藥尚未全退, 或在癌症末期, 心境異常抑鬱, 病人的聽覺, 此時都十分脆弱而敏感, 他們在這種精神狀態, 不會領部u鳥鳴山更幽」的詩意, 一把小手術刀掉在地上, 發出的一聲「叮」, 對病人都是晴天霹靂的精神折磨.
南丁格爾在一百五十年前, 就細心地發現了醫院噪音對病人心理的衝擊, 她在《護理手記》奡ˋ臛o一行 :「不必要的聲音最傷害病人. 聲音的頻率對病人的耳朵器官有很大的效果, 很可能影響病人康復. 病人怎能忍受許多聲音, 例如在醫院附近搭建棚架. 即使是一個親人, 在病房門外呢喃低語, 病人聽見了也會感到不快. 」
南丁格爾沒有讀過心理學, 卻很明白病人心理, 正如她從來沒有去過印度, 卻可以坐鎮倫敦, 紙上談兵地為殖民地印度遙距設計了一套城市潔凈系統, 印度人一直沿用到今天.
亡友丘世文因腦瘤而開了兩次刀, 在逝世前曾經投訴過醫院, 抗議護士, 助理和阿嬸無意間發出太多不必要的聲音, 對於病人, 十分刺耳, 他們沒有想到過病人的感受.
但喧嘩是中國眾多的民族病之一, 也是一項絕症. 因此, 下一次萬一不幸進了醫院, 在康復期間, 如果聽見阿嬸和護士在病房堬嶀, 阿嬸一面狠狠地推蚚蘆咧: 「老董個衰公, 又唔見佢中沙士?」另一個「砰」的扔下了一金屬盤的針筒: 「係咯, 反而何兆煒咁靚仔就中招喎, 天冇眼呀!」請勿感到抑鬱和憂傷, 只要咬咬牙, 挺下去, 走出醫院, 海闊天空, 而阿嬸護士高聲詛咒的這個人, 只剩下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