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屬於我的林憶蓮 vs 我私人的林憶蓮 ●
黎明曾經在墨鏡王的電影中獨白 : 殺手也有小學同學. 在每個人的記憶的深處, 都有一個自己很珍惜的私人的區域 ---- 只有在黑黑的夜晚, 對自己獨家開放.
忙與盲的生活, 我們已經習慣了麻木和隨波逐流, 久久不見了自己心目中的的那朵蓮花, 以為自己一直都覺得牡丹美. 譬如, 突然在街上看見紅領巾、白襯衣、藍褲子的滿臉陽光乍瀉, 才突然意識到自己暮已成雪的昨天是三千的青絲.
在鄭州這個不大不小的城市裡面混, 突然有一天竟然給人喚做了 "小資" , 驚喜和不安的心情宛如阿Q帶上了革命黨的胸前桃子的標志.
如果真的說自己有所謂小資情節, 在潛意識和自己的曾經歲月裡面挖掘的話 --------- 聽林憶蓮的歌曲應該是開始吧. 那年我應該是13歲, 歌曲的名字叫《燒》
我的下面還有課, 我還有很多作業要改 --- 我還是固執的坐在電腦旁邊敲動鍵盤.
GRAMMY的大叔們終於給了麥姐足夠的獎, 《牛津大詞典》也收錄了詞條 : MADDNA : 一個對流行音樂和搖滾樂有很大影響的女歌手. 可以想象麥姐修成正果時嘴角微微的笑----她似乎不僅僅改變了音樂, 太多人的生活已經給她和她的音樂烙上了深深的痕跡. 就連戈蒂埃給她設計的錐性胸部的內衣, 不是都都成時裝裡面的經典了嗎? 看鄭州街上, 少女坦誠相見的肚兜裝, 我才想起來當年聽麥姐的歌曲是要偷偷的聽的.
王菲在《流非飛》裡面唱 : 不要胡亂批評我. 是的, 請不要胡亂批評. 我們在不注意流行歌手的時候, 我們蔑視他們的時候, 我們的生活已經早就無形的給烙上了他們的烙印, 只不過有的時候他們笑在最後.
我們的時代需要他們, 我們在那個時代需要他們.
我的中學和大學時代是聽林憶蓮成長的.
在一個所謂的《小資速成手冊》在 "要和別人談春上" 的建議後, 寫的是 "你要聽林憶蓮的歌曲" ------- 我苦笑. 不是打領帶就是CEO, 也不是說打領帶就是為了做CEO.
但是, 有意思的時候喜歡SANDY的歌迷都是相對成熟和理智的, 如果說的再好聽一點, 文化修養都稍微微的偏高一點. 某種程度上面, 在一個城市裡面發現若幹同樣熱愛SANDY的歌迷, 讓人有看見腳板上 "反清復明" 一樣的志同道合的驚喜.
有一次和朋友去炮酒吧, 小小的空間裡面播放的是SANDY的《READY》, 馬上感覺這個夜晚是漂浮在加了冰塊的CHIVAS上的 ------- 不是嗎? 在SANDY的音樂中同樣的堆砌著太多的符號 : 跑車、香彬、給雨撕扯的雨傘、晚歸的男人, 還有太多的符號是物質上面的 : 野花一樣的獨立、10個異國城市的對愛情的放縱、讓人忘記相對論的烈火情欲 ----- 來吧, 來瘋吧, 來夢吧, 來愛吧.
這樣的情感和情緒貫穿著SANDY歌曲和音樂很長的一段時間. 沒有想到竟然還有評語, 感謝大家的關心. 其實這都是些莊生曉夢迷憶蓮的文字, 自我的很, 所以題目幹脆就叫 "我私人的SANDY" 了. 不期望別人可以看的懂, 只要自己羅嗦並快樂著, 在回憶中溫柔且跳躍就好了.
找一個詞代替她 : 意亂情迷, 應該是最恰當的. 記得91她的演唱會就用的這個標題. 我覺得好象畫龍時點的那個眼睛一樣的妙. 而後來的她的演唱會的名稱我就記得不是很清楚了, 只有依稀的記得還有一個是 : 天地野花. 應該是取自《天大地大》和《野花》這兩個歌曲, 但是覺得有點生拼硬湊、名在疇悝. 好象《傷痕》以後她的音樂一樣讓人覺得面目模糊、為人馮婦.
她絕對是香港制造, 台北就要為枳. 而似乎冥冥中, 她的命運和也和香港這個城市的起落暗合, 她的光輝歲月也正是這個城市最青蔥的時候. 90年初移民香港的朋友寫信說 : 雖然現在經濟好轉, 但是最近謀生也頗困難, 自己也正在思考回大陸發展. 據他說這次的香港電影金像獎的舞台和燈光的都是歷屆中比較讓人覺得落魄的一次. 不曉得各個音樂的頒獎典禮如何了, 據說有的頒獎已經設到了夸張的20首金曲了, 已經每人一敬果了. 偏偏今年的台灣的金曲獎裡面赫然有SANDY也入圍了最佳專集, 頗有金像緬懷星星的意味-----可惜, SANDY沒有得到這個台灣的這個獎的鼓勵. 想想也是, 她本來就不是這裡的本土歌手, 也沒有熱賣的保証, 總覺得是在小李子的面子上面拿來的. 真應了魯迅的那句話 : 做了老婆換來的.
v 所以, 她入圍, 我沒有驚喜. 她沒有得獎, 我沒有失望. 我只是默讀麻木.
關於林憶蓮的愛情故事中有兩個男人.
一個是音樂上面的潔白的好老公, 一個是音樂上面的酡紅的好情人. ------- 象我這樣的普通人是喜歡把潔白的老公和酡紅的好情人分開的.
女人沒有愛最可悲, 就算是有人聽她的歌曲會流淚. 每個女人夢想有這兩重男人在身邊, 至少夢想過. 許了讓生命沸騰而酡紅的情人, 音樂開始變成了牆上蚊子血一樣的紅, 熱烈但是開始凝固了, 歇斯底裡後的空虛. 尤其是〈不如重新開始〉以後, 這樣的紅越發的變成了 "沒結果" ---- 完全不是當初深許的願. 而白的還是 "床前明月光" 一樣的如水含情. 找了讓人平靜和依靠的潔白的老公, 音樂開始變成了胸口精致的白米粒, 軟軟綿綿的都是不變的甜味, 沒有硬度換來的平淡. 〈不必在乎我是誰〉的柔情萬種到了〈傷痕〉以後的每天都是習慣性的飲食, 少了咀嚼的樂趣. 紅的成了心口的朱砂痣,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遠去的情結.
得不到的方叫人恨得牙痒痒, 心戚戚. 而得到的偏偏不能不舍不棄, 暖暖紅塵. 傷害在幸福中成就, 欲望在良心裡掙紮, 曖昧壓抑中沉淪. 到是旁觀的小虫的〈玫瑰香〉語破天驚, 世界上面的男女關系應該都不過如此吧.
梅姐的演唱會還是依舊的芳華絕代, 雍容華貴. 著CD的名貴歌衫, 和哥哥在舞台上面落力的熱辣. 但是我的腦海裡面還是印象最深她的《我比煙花還寂寞》, 總覺得名衫掌聲中的梅姐在曲終人散以後, 自己就是綻放後的艷麗的煙花. 她生命中的真命天子來去來, 去了去, 仍舊不曉得要情歸何處, 只有孤身走路.
王菲變王靖雯又變王菲, TITI KUAWN給她設計的造型癒發的讓人琢磨不透了, 如她的音樂, 如她的感情生活. 最喜歡她唱 : 我有很多問題, 解決不了的問題. 她在這個歌曲裡面預言她自己要離婚, 後來果然是這樣. 現在每次聽她的音樂都好奇的想找找有什麼新的寓言一樣的預言沒有.
關淑儀的火冷冷的燃燒. 在八卦新聞裡面看見了她未婚先子、精神失常, 終於也是難得有情人. 葉倩文的歌曲在CD架上面很少找到了, 現在的小孩子那裡知道她是那樣的瀟洒走了一回. 同樣的是陳慧嫻, 不喜歡她現在怪怪的造型, 喜歡她原來乖乖的LOOK, 在最後一場告別絕唱時, 白色的公主裙, 包含的眼淚. 聽說鄺美雲、劉美君、周慧敏都不是很幸福--------感情上面. 不知不覺間也就淡忘了.
周治平的歌曲裡面說 : 當我們唱著一些歌曲, 談著愛與不愛的問題 . 幻想是林黛玉愛著賈寶玉 , 或是牛郎織女約在七夕 . 而那些作過的夢唱過的歌愛過的人 , 那些我們天真的以為永遠不會結束的事 . 而作過的夢唱過的歌愛過的人 , 留在漫漫歲月不能在續.
還好, 同期的歌手裡面憶蓮還能這樣的開放著.
曾經憤怒她的蛻變是對音樂的背叛, 哀其不爭. 自己現在老了, 也開始明白了SANDY的骨子裡面是如何的一種女人, 才明白她的內心遠遠不是她外表的那樣的堅強和獨立----她也只是一個女人, 一個台灣一樣的小女人, 普通的小女人. 有人說現在的音樂是她洗盡後的鉛華, 有人說她現在的風格是反朴後的歸真. 我寧願相信, 她現在是幸福後的音樂. 唱片的封面不再是迷茫和孤獨, 堆砌的是幸福和充實. 封底不是孤單的背影和空空的雙人床, 和那只莫名其妙的第三只手----現在是有點俗氣了. 可是, 幸福, 她要的幸福沒有拘束. 幸福, 她要的幸福, 在不遠處. 我們非蓮焉知道她的樂趣?
今天大腦空白的很, N多的煩惱的事情, 就躲進網絡成一統, 聽SANDY的歌曲熨燙皺折若狠捏後紙團的心和心情, 哪怕是暫時的.
手指和鍵盤無意識的接觸, 自己也不曉得要說什麼.
曾經恰同學年少, 浪抑飛舟, 快意人生. 不知道從時候開始已經開始獨上西樓, 明月如鉤, 欲說還休, 卻到涼秋.
早先心水的都是她的快歌, 尤其是那些香艷擦邊的歌曲頗能刺激我的腎下腺和荷爾蒙. 也拼命的給好朋友推薦她的歌曲. 大學快畢業的時候, 到外地同學的寢室意外的發現了拉在他那裡的一盤磁帶. 同學很高興的說, 現在最喜歡裡面的《寵愛》, 一首開始慢的讓我沒有注意的歌曲. 同學說 : 乍聽那些快歌, 火暴的很. 可是時間長了, 夜晚獨自一個人的時候, 還是這個歌曲讓人來的低眉順耳.
買了《原來》專集, 只是是當成習慣性的聽. 每天早上洗臉、刷牙、如廁、整裝的過程中一直開著DISCPLYER. 音樂不溫不火, 不急不躁, 不淫不艷, 不哀不傷, 處變不驚, 心定氣嫻. 突然想起了張三豐問張無忌 : 我教你的招數, 你忘了幾招了呢?
才想起來, 《原來》專集就是SANDY獻給剛過世的母親的. 周一在教學裡面給學生放ERIC CLAPTON的《TEARS IN HEAVEN》, 曾經給學生說 : 最感人的地方就是歌詞和旋律的哀而不傷, 莊子鼓盆. 原來這個專集也許也要這樣聽的, 原來這個專集是要經歷一些以後來聽的.
2002 from sandy's newsgroup
back to sandy's page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