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Sandy Lam x Anthony Lun x HKPO concert 2004 ●
飛翔 - 誕生在你我的想像
有一天在想, 如果香港沒有林憶蓮這位歌手, 流行樂壇會如何地流行?
有一些人, 不是什麼大情大性大事張揚, 卻是超級引人入勝. 聽憶蓮唱歌, 可能就是那不慌不忙的呼吸聲, 含畜的或時而激盪不已的歌聲, 已教人半醉半醒.
憶蓮與Anthony及港樂合作的這一次演出, 或許不是你我眼中最完美的. 作為憶蓮迷, 我們會認為如果憶蓮一個人唱足全場最令人興奮. 這次演出, 我想憶蓮是用心良苦, 終於可與一直在背後默默支持自己的音樂人一同分享音樂享受演出, 是多麼難能可貴的一件事.
因個人工作上的關係, 只聽了第一場的演唱會. 雖然, 憶蓮和港樂不是擦出很大的火花, 而觀眾們又太寵愛憶蓮而對Anthony冷落了, 但當中還有許多值得回味的, 好像《給等最久的人》那句「It' you, It's you...」, 聽著那輕輕的呼氣聲, 已經值回票價. 有關演唱會的, 我不說太多了, 我想總有其他許許多多的報道比這裡的文字更繪形繪聲, 而要知道的該知道的, 相信比想像中更多更廣. 我只想說, 沒有一種歌聲如此的觸動心弦, 如此的使人飛翔於想像之中.
這就是林憶蓮.
Sandy and Anthony Sandy and Anthony Sandy and Anthony
港樂×林憶蓮×倫永亮Live演唱會將於3月4日紅磡香港體育館 Rundown Day 1 :
| 01.愛的世界(蓮)/心田(倫)/一輩子心情(蓮)/每一個早上(倫)/感覺完美(蓮)/每次我展開翅膀(倫)/你是我的男人(蓮)/情暖情醉情牽(倫)/依然(蓮) | 02.沙沙的雨(合) | 倫永亮 Solo - 03.歌詞(倫) 04.鋼琴後的人(倫) 05.你知道我在等你嗎(倫) 06.我為你而生(倫) 07.總有你鼓勵(倫) 08.愛過就是完全(倫) 09.心仍是冷(倫) - 獻給梅艷芳 | 10.天鵝湖(管弦樂團演奏) | 11.日與夜(蓮) | 管弦樂團中場退席休息, 包以正 acoustic 環節 - 12.最佳男主角(倫) 13.微涼(蓮) 14.秋夜(倫) 15.給等最久的人(蓮) 16.秋的懷念(倫) | 管弦樂團休息完畢重回舞台 | 17.好春宵(倫) | 憶蓮 Solo - 18.芝加哥的故事(蓮) 19.沒結果(蓮) 20.The Way He Makes Me Feel(蓮) 21.哭(蓮) - 獻給林振強 22.赤裸的秘密(蓮) - 獻給張國榮 23.至少還有你(蓮) 24.破曉(蓮)(編曲加入"梁祝") | 25.柯普蘭平民的號角聲 (管弦樂團演奏) | 26.此情只待成追憶(合) | 27.Come What May(合) | Encore - 28.逃離鋼筋森林/Let Me Be The One(合) 29.Lady Marmalade/ I will Survive(合) 30.I Like Night Life/ We are Family(合) 31.瘋了/給戀愛喝采(合) |
● Articles about Sandy's concert ●
從古典到流行的浪漫 (文匯報 : 2004-02-03)
---------------------------------------------------
管弦樂除了典雅外, 還可予人怎樣的感覺? 每次香港管弦樂團流行歌手合作的年度性的普及音樂會, 總會給觀眾帶出古典音樂煥然一新的感覺. 三月, 林憶蓮和倫永亮將成為「港樂.LIVE」系列音樂會的另一對主角, 纏繞樂迷心頭的, 應是一番揮之不去的浪漫柔情.
雅俗共演
香港管弦樂團每次與流行樂壇歌手的合作, 都是古典音樂和流行音樂的Crossover. 正如音樂會指揮蔡浩文所言, 好的Crossover既是「加」號、也是「乘」號, 即不獨是保留有兩者原有的精髓, 更是從精華中「提煉」嶄新的、可繼續發展的特色.
從以往「港樂.LIVE」系列, 可以見到古典音樂和流行音樂的元素, 兩者的分野並不很大, 能結合無間而發展出獨有的音樂風格. 林憶蓮亦言: 「很期待和香港管弦樂團能在音樂上擦出新火花, 對一個歌手來說, 把歌曲發展至讓聽眾有更多想像的空間, 是很有意義的. 」
一拍即合
音樂會珍貴之處, 更在於音樂會在林憶蓮和倫永亮在相識這許多年的歲月後, 能夠有大型的合作, 呈現出對聽眾, 音樂和朋友的愛和友情. 蔡浩文接洽倫永亮演出音樂會時, 倫永亮便立即提議找林憶蓮合作; 憶蓮亦立即答應, 倫永亮十多年來的願望得以實現. 音樂會籌備至今, 可以說, 最容易和最困難的工作, 同是選歌. 倫永亮說: 「有太多的歌是大家覺得對方不可不唱的, 一選下來已經四十多首, 全都唱出來便得三小時的時間, 最後還是要由蔡指揮再從中精選. 」
又彈又跳兼唱
除了在香港管弦樂團以古典音樂的伴奏下, 憶蓮和倫永亮會演很多的合唱歌曲外, 倫永亮更會當場獻技, 為觀眾彈奏鋼琴, 甚至: 「很大機會會跳舞呢! 我跳舞咁叻! 」 倫永亮調皮地說.
譜出生活新樂章 林憶蓮一切心存感激 (香港經濟日報)
---------------------------------------------------
近年有著甚麼意義? 少女會笑說這是她的一生, 運動員會說這是他事業的全部 …… 對於我們的林憶蓮, 年便是她一本還未寫完的音樂小說, 當中的情節你我都耳熟能詳. 從稚嫩少女的《 愛情 I Don't Know 》, 都巿女性的《 依然 》, 嫵媚嬌嫩的《 野花 》, 談情說愛的《 傷痕 》以至窩心溫暖的《 至少還有你 》, 憶蓮的歌聲勾勒了少女的前半生, 見證著香港女性走向獨立自主的時代.
這幾年, 憶蓮身在老家上海, 但仍心繫香港, 為我們再唱出觸動人心的情歌. 面前的憶蓮巧笑倩兮, 眼中載著多少前塵往事, 都付於笑談中. 近幾年, 林憶蓮已經甚少在香港出現, 報章常刊載她搬家的消息, 只是她不並非個地區搬去另一地區, 而是由一個城市搬到另一個城市, 台灣, 新加坡, 上海, 她說最近又搬了去北京. 她的人、她的音樂似乎跟我們離得很遠. 好不容易, 終於盼到她今年 3 月的 「港樂演唱會」. 更難得的, 是她願意坐下來接受訪問, 分享這幾年的感受. 曾是我們共同擁有的回憶, 又再回來身邊.
憶蓮帶給我們的回憶, 必定是她在80年代末至90年代中的音樂. 那時的廣東流行曲百花齊放, 是中文歌創作最豐盛的黃金年代. 88, 89 年的《 都巿觸覺 》系列, 令憶蓮變成都巿女性的代言人; 91年《 野花 》的商業與藝術成就兼備, 更將中文概念碟的文化推至新高峰, 讓我們為廣東碟感到驕傲. 後來, 她把根基放在台灣, 嫁給了李宗盛, 現在獨女喜兒也快 5 歲, 像個幸福的女人般完成她的使命; 更幸運的, 是歌迷完全沒有忘記她, 每次林憶蓮回來開演唱會, 反應都熱烈.
談起 90 年代中的事業高峰, 憶蓮說, 其實當時她曾經感到一陣迷惘. 「那時候我的事業踏上高峰, 同時卻也進入了迷失期, 因為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些甚麼. 」
與林憶蓮相識了 18 載, 多年來替她擔任演唱會總監的倫永亮, 也說林憶蓮最紅時, 正是最不快樂的日子. 「外間讓她掛上四大天后之名, 她承受了不少很壓力. 憶蓮對我說, 她不懂表達自己, 只希望在台上唱到好歌, 也從沒想攀上甚麼位置, 香港的確不是好的音樂培育環境, 所以她去了台灣. 」
對於往事前塵, 憶蓮說心存感激, 一切盡在不言中. 當愛已成往事, 憶蓮自言今天已經放下很多.
「現在我追求的是生活平衡, 以往我的生活只是一面倒工作, 對事物的看法也只得一種觀點. 近幾年, 我結了婚、做了媽媽, 對我有很大的啟發. 我學懂了表達, 以前我不懂、不敢說出感受, 因為未曾了解自己的性格, 也怕別人誤會自己, 所以很多東西都不說出來.
「現在的我卻不同了, 不懂講的話, 我會用其他方法表達出來, 讓別人知道我關心、我在乎, 其實講出來會好些, 至少讓別人明白你的感受. 好像和別人一起工作, 是一種緣份, 我會很珍惜. 或者今天我們一起傾談, 也是一種緣份, 我會覺得可以講得多些就好了. 」
音樂觸踫心靈 還記得, 在讀書時期聽憶蓮的《 激情 》,《 灰色 》, 跑到唱片店買錄音帶, 拿著歌詞看了又看, Walkman 內播了一遍又一遍的《 早晨 》, 少年的日子就是這樣走過. 多少樂迷也是在她的歌聲下, 渡過年少的 puppy love, 幾番沒結果的感情, 然後修成正果, 做了妻子、做了媽媽, 在憶蓮的歌曲塈鋮鼒R情的印記.
「看著歌迷跟我一同走過人生的喜怒哀樂, 是一個很大的衝擊. 當我知道自己的音樂可以觸踫到這麼多人, 實在覺得很 powerful. 因為我可以透過歌曲觸踫別人心堻怉u實的一面, 心埵s有很大的感激. 」
憶蓮說, 音樂彌補了她性格的不足, 令她感到人與人的真誠交流是很難得.
「現在社會步伐走得更快, 但人的本性卻漸漸迷失, 從前我們相信的規矩、準則, 現在已不適用了, 但我覺得應該更加追求人性真實的堶, 那就是你能否觸踫我?我能否觸踫你?」
憶蓮觸踫我們的不止是她的歌聲, 還有她對別人那種出自內心的關愛, 還記得看她的《 憶蓮盛放音樂會 》, 最後唱出《 感覺完美 》時, 她不但淚盈滿眶, 還不斷揮手說: 「多謝!多謝!回家路上要小心呀!」 就像送別好友一樣親切, 歌迷都帶著窩心的完美感覺回家.
或許, 她的歌能如此觸動人心, 正因她是一個感情豐富的人. 憶蓮說過音樂是表達情緒的工具, 所以我們聽到的都是她發自肺腑的感情. 不論是《 微涼 》,《 哭 》的心痛感覺;《 感覺完美 》,《 至少還有你 》的溫暖, 總會找到你我共鳴的戀愛片段.
「對我們做音樂的人來說, 愛情的確是很重要. 每個人都追求被愛, 愛人的感覺, 愛情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 它會令你覺得這個世界很漂亮, 令你相信任何事也可能發生. 」
已擁有一個幸福家庭的憶蓮, 對婚姻, 林憶蓮又有另一種看法.
「婚姻跟愛情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在婚姻, 要維持愛情的感覺是很難, 這是一種技巧、藝術. 婚姻不只是兩個人的事, 而是兩家人、甚至涉及小朋友的事. 我覺得婚姻是個很好的課題, 當中兩人如何相處、如何面對生活, 永遠也學不完. 」
憶蓮的爸爸是二胡樂師, 丈夫李宗盛是音樂人, 說起來, 也是一個音樂世家, 小女兒喜兒在這個環境下, 多少也受薰陶.
「我常常和她一起聽音樂, 所以她對音樂也是很敏感. 當我看到她的情緒會受音樂影響時, 感到很神奇; 我希望她長大後, 會記得小時候曾經跟媽媽聽過的好音樂, 並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快樂. 」
提起愛女, 憶蓮笑靨如花. 雖然憶蓮近年大部分時間都留在內地, 女兒也是在上海讀書. 慶幸的是, 她對香港的感覺從未減退; 這堿O她成長和成名的地方, 有的是她所說一生也不會遺忘的記憶.
「我的朋友, 我熟悉的地方都在這兒, 曾經離開了, 再回來才發現我更加 appreciate 香港. 」
張國榮過身, 倫永亮說憶蓮一度很傷心, 曾經在電話上談了整晚, 可見香港的一切, 仍時刻緊扣她的心頭.
「我在這埵赤齱B工作, 直至 90 年代中離開, 看著香港的變化, 那種 impact 永遠也存在. 你今天看到的我, 很大部分都是在這堳堨萿. 這幾年我不在香港, 經歷了結婚、做了媽媽、失去母親等事情, 每次都會將我帶回來, 令我更加掛念曾經擁有的一切, 以及過去了的歲月. 」
林憶蓮唱片重要階段
倫永亮打趣說, 將來與林憶蓮共同回看音樂事業, 都慶幸製作了《 都市觸覺 》系列, 在本地樂壇留下了成功一頁. 這 3 張專輯, 奠定了林憶蓮在舞台及唱功上的路向, 很多金曲都從這堨X來, 亦因此能令她之後有更多音樂空間, 去製作另一張經典大碟《 野花 》.
Dick Lee 是林憶蓮音樂另一位重要創作人, 在流行視野內加入許多實驗性, 重聽《野花》仍是十分前衛的唱片, 令後期她在華星打造的唱片, 略顯失色.
滾石時期的林憶蓮,《 傷痕 》一碟開始了她與李宗盛的合作, 後來她專注投入在感情內, 唱片製作稍覺放鬆.
99 年投入 EMI 旗下, 卻成功過渡另一階段, 保留了知性的觸覺, 令到每次開個唱都能觸動人心.
難忘憶蓮演唱會
林憶蓮出道接近20年, 屬於她的個人演唱會, 僅只有4個. 她的處女個唱《意亂情迷演唱會》於91年舉行, 那時她出道已有 6 年, 推出了 9 張廣東大碟, 可說是一個遲來的個唱. 憶蓮當年對自己的現場表演一直欠缺信心, 所以她後來跟杜麗莎學唱歌. 據倫永亮說, 憶蓮經過第一次演唱會後, 才真正感受到她她的自信. 兩年後, 憶蓮在紅館舉行《天地野花93情撼紅館》演唱會, 反應沒有預期般理想, 這跟當時憶蓮的歌路大有關係, 當時《 野花 》推出後, 外間反應參差, 憶蓮被說成曲高和寡, 偏離群眾. 之後, 憶蓮開始轉攻台灣和日本巿場. 因此96年在香港舉行《 憶蓮盛放音樂會 》時, 樂迷峰擁 「撲飛」, 迎接久違了的憶蓮. 演唱會上不少人大叫 「很久沒見」, 「我好掛住你」, 盛情難卻, 難怪她唱了兩首歌便感動得哭起來. 樂迷足足等了6年 (不計 00 年的拉闊音樂會), 才盼到她 02 年的《 憶蓮演唱會 》, 雖然只舉行了4場, 賣座情況連她也始料不及, 最讓人興奮的必定是最後一場的加料表演. 憶蓮那夜3度 encore, 最後她說沒有歌可再唱, 倫永亮急忙翻開歌譜找歌, 結果她再唱一次《 瘋了 》, 連工作人員也走上台手舞足蹈. 這次與香港管弦樂團的合作的《 港樂演唱會 》, 是她與老拍檔倫永亮首次以 2 人名義舉行的音樂會, 到時倫永亮除當上幕後, 還會走到台前, 與憶蓮共同演出. 選曲方面, 除有她們經典的流行歌, 還會加插不少懷舊老歌及古典演奏.
後記
訪問那天, 預定一小時的時間, 因為實在太多人爭著跟憶蓮多說兩句, 最後只好隨便拉來兩張椅就談起來. 之後她看到好些樂迷站在房外, 便示意他們進來, 樂迷靜靜等候, 待她做完訪問才遞上唱片、海報簽名. 筆者受託, 將一張祝福咭送給她, 她立刻打開來看. 當她看完寫滿字的咭後, 笑著說: 「請你替我多謝他!」然後珍而重之收起祝福咭, 就像收到好友自遠方寄來的慰問一樣. 看過太多報道指林憶蓮對傳媒築起圍牆, 親身見過後, 才會相信, 歌迷對她的不捨不棄, 確實是有其原因.
記得盛放 (南方都市報 2004-03-10)
---------------------------------------------------
1999年第36屆台灣金馬獎懷舊電影歌曲環節, 邀請了4位表演嘉賓. 輪到林憶蓮出場, 只見她秀口微張鸞音輕吐, 剎那間文藝愛情片里的女主角便宛如眼前, 歌聲傾訴著沉澱千年的溫柔心事, 曲韻演繹著一幕幕斷人肝腸的黑白電影年代才有的劇情, 整個頒獎會場彷佛都被這婉約佔領.
之前與其後上場的3位歌手, 雖然同屬實力派唱將, 但與憶蓮勾魂奪魄的歌喉相比, 竟然大為失色. 金曲獎製作人陳鎮川事後說, 當初構思這個節目時, 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林憶蓮, 有她的歌聲, 節目將增色許多 -- 現場觀眾的掌聲也證明瞭這一點. 而另外3位同台歌手是: 老牌唱將甄妮, 台灣天後張惠妹和香港歌神張學友.
這件發生在5年前的事情, 在3天前我又經歷了一遍. 當時我坐在紅館, 在香港交響樂團構築的弦樂背景下, 看著林憶蓮與倫永亮同台演出, 心裡嘀咕著: 如果這只是林憶蓮的演唱會, 那該有多好. 腹有詩書氣自華.
1982年的憶蓮只是商業二台一位兼職DJ(主持《六一一學生周記》), 1985年推出首張專輯, 嗓音嫩得可以, 就算1987年憑《灰色》走紅時, 唱功也只是勉強合格. 成名以後的她卻比從前更加潛心修煉歌藝, 10多年來推卻無數電影合約, 一心放在音樂上, 終於讓天資並不豐厚的她練就一把爐火純青的歌喉, 在華語樂壇獨樹一幟.
貴為天後的林憶蓮偏又低調非常, 平日深居簡出相夫教女. 此次重返紅館, 她專門準備了幾首歌曲獻給上年離開的數位好友, 但也只是點到即止, 併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大肆張揚. 足證一杯淡水三分暖意, 最是燙貼心靈.
縱觀全場演唱會, 在林振強為她填詞的《哭》中, 憶蓮傾注了最多的感情, 而往事終究成煙, 世間再無另一個哥哥, 為她獨白“赤裸的秘密”, 再無另一個阿梅, 與她對唱兩個女人.
當日主流, 被歲月無情的礁石切割離散, 到如今, 都成異端. 我們惟一能做的, 只是努力記得, 他們曾經盛放.
back to sandy's page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