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停看听 ●
在网上翻舊帖,看到有人在聊翻唱,越過王菲、關淑儀、達明一派這些名字,腦海里停下的是林憶蓮。 听她的歌已經十多年,無論當年小荷露角的青澀少女,還是華納期間嫵媚性感的都會麗人,抑或現在 透視紅塵的知性情怀,林憶蓮始終是我不舍不棄的選擇。   當年庾澄慶佩服林憶蓮的翻唱造詣,說憶蓮的演繹總是一掃原作既定風格,是一种超越。那時曾傳庾 澄慶和Sandy過從甚密,也許是空穴來風,但兩人的音樂志趣确實相投。庾澄慶那時是台灣為數不多的 節奏藍調弄潮儿,而憶蓮更是香港樂壇都會藍調第一人,惺惺相惜是必然。不久前在電視上看到林憶 蓮上庾澄慶的《音樂大不同》,兩人一起高歌《Unforgettable》,不禁感嘆千帆過盡后他們依然屹立不倒。   一時間打開了話題,不如我這個憶蓮的扇子就扇下去,回憶一下偶像的翻唱歌,為這么多一路追隨的 日子作個紀念。   一、CBS─SONY時期   1986年初出茅廬的林憶蓮一開始并未立即找到自己的音樂路向,因為長了一雙酷似田中裕子的眯眯眼, 便以日本少女的形象踏入歌壇的,在前期的專輯中,多數歌曲翻唱自日本泡泡糖流行曲,僅第一張專 集十首歌就有六首是日文歌的翻唱版。她唱松田圣子的《Rock Range》 ;唱小 明子的《長街的一角》; 唱大澤亞美的《愛情,I don't know》;唱《東方西方》、唱松任谷由實的《第一次約會》,有少女的感傷 和渴望,只是唱腔稚嫩,感覺單薄了些。但雖是如此,她對更為寬廣的西洋音樂的敏銳触覺還是顯現出來。   《灰色》是讓林憶蓮一炮而紅的作品,當年獲獎無數。以現時的品味,這首描寫心上人另有所愛的歌有些 上不了台面,“再也不想詐不知,誰人近日与你干著快樂事,你我之間存著黑影子”,林振強的詞當天就 覺得粗陋,但歌曲胜在抑揚頓挫的旋律和憶蓮不加矯飾的歌聲,所以今天听來還會跟著唱和。   原唱女子二人組合Pepsi and Shirlie之前是WHAM的幕后伴唱,在WHAM的歌里,她們聲音出現的頻率比 Andrew Ridgeley還要多,WHAM解散后,有相當舞台經驗的倆人以各自的名字PEPSI Demacque & SHIRLIE Kemp 為名成立了這支Pepsi and Shirlie演唱組,86年首張專輯中的《Heartache》節奏明快上口,迅速紅遍歐西, 成為舞池必選。《灰色》在編曲上沒有任何創新,完全照搬原曲,憶蓮的歌聲少了原唱的高亢激昂而添多几 份纖弱,也正是這份少女的決絕讓人心動。   無獨有偶,第二年陳慧嫻也翻唱了Pashi&Shaeliy的又一首上榜歌《凌晨舊戲》,收在《秋色》專輯,沒有 引起太多反響。   在憶蓮日后轉投華星的《回來愛的身邊》專輯里,又翻唱了George Machael在1991年 為她們寫的一曲《Someday》,粵語版名字是《始終一天》。   《激情》是憶蓮當年的另一首HIT歌,原作到今天電台都常听到,十張盜版老情歌里六張都會收,電影 《TOP GUN》里的插曲,1987年還得了奧斯卡最佳電影歌曲獎,紅的有些膩煩。當湯姆克魯斯和看上去比他老了 一輪的凱麗麥吉利絲干柴烈火情難自控時,畫外響起的就是這首《Take my breath away》。原唱BARILIN是以女歌手 ──為核心的英國樂隊,創作者g.moroder是八十年代得令的唱片制作人,善寫舞曲,對電子音樂情有獨鐘, 原作中合成器鋪排出的似火濃情如排山倒海襲來。憶蓮的性感特質雖不如在《滴汗》里那樣的刻骨,也已露出端 倪,滿怀渴望的聲音令你置身情欲之火的中央,燒的寂寞無處躲藏。   1987年Whitney Houston推出了她的第二張專輯《WHITNEY》,專輯中推出的四首單曲先后成為排 行榜冠軍,這使她不僅成為流行音樂史上第一位一張專輯四首單曲成冠的女歌手,亦超越了The Beatles、Bee Gees成為 第一位連續七首單曲成冠的藝人。這至關重要的一首歌就是《Where do broken heart go》,當年林憶蓮翻唱為 《命運是否這樣》。雖只出道兩年,但Whitney Houston已顯王者風范,嘹亮高亢的嗓音揮洒自如,其感染力無 須語言作注解,正是她的演繹使得這首詞曲皆不突出的傷感情歌听來蕩气回腸。面對如此境界任何描摹都會成 笑柄,于是林憶蓮明智的以東方少女的柔弱情怀改寫了靈歌女皇的揮洒激昂,听來倒不覺突兀。   Carly Simon 是六十年代聲譽鵑起的民謠歌手,确立其地位的是《You are so vian》,描寫從盲 愛情中醒悟的女子對情感騙子的聲聲質問。同樣是都市登徒子的冷嘲熱諷,到了憶蓮的版本《最佳男主角》里 則另僻徙徑:“你好戲,奧斯卡金獎應該頒予你,了不起”。林振強的詞從來簡單有力,沒有雕琢痕跡,卻鋒芒 畢露。唱片公司錄了兩個版本,一個以吉他主奏,有的是漫不經心的調侃;另一個版本節奏滯重,終是受傷后的步步 為營。有意思的是歌曲最后眾藝人獻聲助陣─泰迪羅賓、沈殿霞和憶蓮在商台的一班老友。去年又听到了新版本, 在Janet Jackson的新碟中Janet竟然找到Carly合唱這首歌,加入了說唱,一掃原曲的簡約朴素,而老去的Carly歌聲中 也已尋不到當年的光華。           華納WEA時期:   從CBS─SONY轉投華納后的憶蓮終成大器,音樂語言全面西化,《Ready》里埋下的R&B伏線終于在此時織就現代都 會高格調流行曲的亮麗樂章,《都市触覺》系列是憶蓮最絢爛的綻放,最繽紛的季節。   《都市触覺》系列的作品中,有半數以上的歌曲皆是西洋翻唱曲,林憶蓮動靜皆宜的魅惑歌聲給這些旋律節奏帶來新的 生命。這期間翻唱作品太多,我只揀自己喜歡的說。      如果不是齊豫和林憶蓮,我也許已經忘記維多拉茲露這個名字。齊豫翻唱了她的《Stories》,林憶蓮唱了她的《你是我的男人》。 維多拉茲露是標准的歐洲美女,此二首作品也是她的招牌曲。前者愁腸寸斷,愛情終結,少女在冬日湖畔万劫不复;后者抵死 纏綿,是戀愛中的女人卑微而幸福的宣言。憶蓮的歌藝已經日趨完美,歌詞中濃烈的小女人情怀被憶蓮清新甜美的歌聲演繹的 恰倒好處,這于塵埃里開出的花絢爛且幽雅。   和維多拉茲露一樣,英國歌手西娜伊絲頓也是當時歌壇的國際級美女,引得prince都跪倒其裙下。88年一曲 《THE LOVERE IN ME》是她最后的流行舞曲,上到排行第二,此后她的作品多走都會爵士,与排行榜無緣。 《THE LOVERE IN ME》被憶蓮翻成《一分鐘都市,一分鐘戀愛》,收在EP《都市触覺之一CITY RHETHM之TAKE TWO》中。 林振強的歌詞緊扣都會人的愛情觀,這一分鐘談戀愛,下一分鐘尋新歡,憶蓮的歌聲和感情點到即止恰 到好處,說憶蓮收放自如此是一例。歌曲作者L.A. Reid/Babyface/D. Simmons是美國歌壇的鐵三角,后來捧紅了 Toni Braxton和Boyz II Men,在《都市触覺之三Faces & Places》里,憶蓮又翻唱了他們為Karyn White所作的《夜生活》, 而轉投華星后的《天大地大》(國語版《非愛不可》)也出自此三人之手。      《City Rhythm》中的翻唱曲水准平均,出挑的作品并不多,《講多錯多》和《偷閑》也只易入耳而已。 到了《都市触覺之二逃离鋼筋森林》,雖翻唱同樣占了半數以上,但佳作紛呈,成為香港高格調流行音樂的典范之作。   《依然》是粵語經典,林振強只開首一句“風吹我的衣襟,然后載浪花飛奔沾你身”便顯出大師功力;憶蓮也只須一 聲“其實你可知道,誰依然等。”立刻將心淪陷。《依然》抑或《前塵》、《听說愛情回來過》,憶蓮唱這些生命里的 曾經滄海總透著哀而不傷的气質,我不能不說憶蓮是天生的歌者,錄音室里几度唱到淚水盈眶難以為繼,因為她懂得。      《依然》的英文版很多人唱過,最著名的是Mariah Carey,當年還有只紅了一年的Tommy Page的版本,但終難 找到憶蓮歌聲里穿越浮市的深情。 倫永亮和林憶蓮一定听了很多唱片,否則并不是潮流中的爵士歌手Basia 的歌曲不會出現在唱片里,標題歌《逃离鋼筋森林》翻自于這位波蘭女歌手的《Run For Cover》。 粵語版的編曲配器延續原作,音效丰滿充滿律動,但林憶蓮的演唱絕對胜出一籌,輕盈的歌聲象飄忽于都市的 清風,又象都市里的精靈。   《痴纏》改編自創作女歌手 Julia Fordham的《Happy Ever After 》,有人形容她的聲音透著瓷器般的光。 和原作的清淡味道相比,憶蓮的版本情緒濃烈,依稀《滴汗》的延續。   和倫永亮合作《此情只待成追憶》是很絕妙的翻唱,原唱是David Foster和Marilyn Martin的《And when she danced》,收在88年朱迪福斯特的電影《Stealing Home》之中,原唱一位是制作天王一位是加拿大天后,剛好合了倫永亮和憶蓮的角色,兩個版本歌手的聲音也頗為接近。   《都市触覺之三Faces & Places》里《夜生活》、《你令我性感》、《傾斜》都是成功的翻唱,原唱的流行不過 曇花一現,但憶蓮的版本已成為都市触覺系列中不可抹去的音符。專輯里有一曲歌旁人不太注意,我倒很喜歡,那是 翻唱自Michael Franks的《再不在乎》,看來不只黃韻玲有關不掉的收音机。Michael Franks是都會爵士的表表者, 剛好合了Sandy的路線,《都市触覺》是現代流行音樂大全,R&B、SOUL、RAP、DANCE、HIP--HOP無所不包, 都會爵士怎可以少。憶蓮溫潤的气聲和Franks音樂一貫平靜舒緩非常貼合,只是遺憾歌詞少了Franks特有的耽美詩意。   轉眼到了1991年,結束了《都市触覺》系列,林憶蓮在《夢了,瘋了,倦了》開始了更多嘗試,大量中樂的運用使得這 張唱片在听覺上有了新的体驗。也正因此,憶蓮翻唱歌曲所占比重開始下降。   《微涼》隱隱透著苦澀,象杯微溫的綠茶,氤氳著淡淡的清香。這樣极富東方婉約情怀的歌曲竟也是翻唱。《Oasis》 是老牌黑人女歌手Roberta  Flack90年的專輯,《And So It Goes 》是其中排行成績最好的一曲,雖在歌壇浸淫30年,已 年過半百,Roberta Flack的歌聲卻依然清澈,她的聲音里流露出一种看破紅塵的超然,但卻依舊透著熱情和渴望, 這是最為珍貴也最為動人的。在憶蓮的《知難不退》、《對不起謝謝你》這些歌曲里我們也會有同樣的感受。   除了大紅大紫的《瘋了》之外,還有一首翻唱曲是《多謝》。九十年代初期,美國有一個舞曲創作團体C&C Music Factory,核心是是當時得令的兩位音樂人Robert Clivilles和──David Cole,他們最擅長HIP HOP舞曲,上一張里的《匆匆》 是David Cole 的創作,而《多謝》則來自RobertClivilles。原唱是一個美國三人女子演唱組,名字已經記不起了, 她們好象只有這樣一首排行流行曲。      完整的概念,精良的制作和歌手完美的表現使專輯《野花》成為粵語歌壇一個難以逾越的顛峰。在憶蓮華納期間的作品中, 《野花》的原創性也是最高的。除去翻唱國語老歌《夜來香》、《薔薇之戀》外,西洋翻唱曲只有兩首。   和Basia、Julia Fordham一樣,英國的Beverly Craven也是气質高華的歌手。內外兼修,唱作俱佳,還彈得一首好鋼琴。? m沒有你還是愛你》改編自她的處女作《Promise Me》,憶蓮的版本用情深到极處,几乎令人難以負載, 听后一口气郁結在心底許久才可平复。而原作同樣熾熱的情感在《Wildflower》再次得以宣泄,此曲的編配一改73年 Skylark原唱帶著泥土清香的鄉謠風格,而是近乎靈歌的手法鋪排出濃烈的情緒,愛就要愛的刻骨,正應了一句歌詞:? 坐ㄥ^過未算飛過,不痛過未算哭過”。這首歌最近的版本也許是加拿大天后Shania Twain的。     差不多了,雖然還有《情人的眼淚》、《難忘您》等翻唱歌,但翻唱的是華語,提起的人太多,就不多言了。
written by 景新 轉自西祠“停看听”
11 June, 2002 collect from Sandy's newsgroup
back to sandy's page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