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林憶蓮拔掉心中刺 ●
憶蓮 at 903 live 憶蓮 at 903 live
那一年, 林憶蓮還不叫林憶蓮, 她陪茪秅H到商台應徵DJ工作, 結果給看中, 成了「六一一」. Sony公司看中這位表面活潑的女孩子, 把她由廣播室拉到錄音室去. 一個連話也不想多說的人, 卻給推上歌手之路. 憑虓贗X的聲線, 努力的苦練, 憶蓮成了紅星, 更成了歌壇巨星. 《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傷痕》,《滴汗》, 一首一首風格獨特的代表作, 令歌迷醉倒, 也令她的事業上巔峰.
只是, 九五年, 憶蓮接受了一次訪問, 文中一句「聞說聰明的女子都懂得利用身邊男人的才華, 攀上 事業高峰」, 憶蓮自覺受傷害了, 她介意, 她逃避. 由那一年開始, 與李宗盛結婚也好, 她生下女兒喜兒, 她婚變什麼 …… 一切一切傳聞, 憶蓮均不作回應.
七年後, 憶蓮心中的刺終於拔掉了, 今日她重新開腔, 剖析自己內心的一切感覺, 包括過去包括未來, 說的人歡愉, 聽的人也給感染得心在飛.
周三黃昏, 與林憶蓮見上面. 地點是, 酒店的房間內. 甫進房門, 眼前黑壓壓的堆滿茪j堆人, 右看左看, 就是找不茪@個喚作林憶蓮的.
對茪@個又一個人打招呼, 身一路退, 退到大窗前側, 才見到一個穿上藍色T恤的女子, 切水果, 打個照面.
「啊﹗憶蓮, 怎會是你﹖」拿茪籅G刀, 專注地切荇蝷l, 切完又剖開芒果, 動作爽脆, 一下子, 空碟上盛滿一片又一片的生果片兒, 又悅目又好看. 原來憶蓮不忙換衣不忙抹粉, 她只, 忙荌絨o回事.
七年不見, 起碼沒有近距離接觸過, 重新再接觸, 一身粉嫩皮膚依然粉嫩, 青春氣息沒有退減, 多了的, 只是一分悠閒, 憶蓮切水果圖, 少見吧﹗ 「嗨﹗都說你最愛工作, 怎想到你這麼愛家庭. 」把水果切得如此精美者, 一定是個手藝精巧的家庭主 婦.
由全職歌手退到家居, 一樣發揮她的認真精神.
「私底下, 其實我是一個懶散的人, 有空弄點東西吃, 又有不同的樂趣. 」不見改變, 只是有機會看忖@點憶蓮的私下模樣.

家中有兩個u
未婚前, 我們都覺得憶蓮是個事業心極重的人, 每天, 她的時間只放在錄歌, 登台上, 工作就是生命 的全部, 就是拍拖也是圈中人, 似乎, 除了工作便沒有其他.
「衝呀﹗衝的, 對工作情況的變動, 我適應力強, 好像極緊張似的. 其實, 我好喜歡家庭生活, , 後的 歲月, 起居作息改變了, 對我也是一個適應, 畢竟事業上的角色, 與家庭上的角色是不同的. 但我享受 目前的生活, 是開心的, 平衡的. 」
令她的心由工作轉到家庭, 又樂此不疲的, 自然是家中的兩個「u」, 把她的心她的魂都勾去了. 這 兩個心魂之u, 一個叫作「李宗盛」, 一個叫作「李喜兒」. 「喜兒四歲了, 說好玩, 她已過了, B時期 的好玩歲月, 目前在上海讀幼兒班, 如今呀﹗她的頑皮, 還帶茪洢q呢, 好激氣, 哈哈……. 」一邊說 激氣, 一邊卻笑得瞇起雙眼, 這個媽媽, 與天下的媽媽沒有, 點分別, 想到女兒的這一刻, 什麼雄心壯志激情性感表情都欠奉, 有的只是甜到漏的笑容, 好滿足﹗好真﹗
真, 在藝人身上甚為少見. 雖然憶蓮一直給人舒服溫婉的感覺, 但是, 要看到她放開心靈警戒線還 真不易, 一個愛過傷過的女人, 不可能, 也不會想給你看到她的真面目, 只有「喜兒靈藥」, 才把憶蓮內心的霜溶化.
「我很重視家庭, 結, 之後, (她與李宗盛, 九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成親), 我與他工作都很忙, 大家 都為工作飛來飛去, 家庭對兩個人而言是重要的調劑, 起到相當大的安定作用, 尤其這個行業, 日夜顛 倒, 沒有時間觀念, 家庭可以喚醒自己, 我們應該保有正常的生活. 」

做回了普通人
四年家庭主婦生涯, 把憶蓮的工作勁兒扭化為柔柔主婦心, 也導致今日, 她寧願煮一點菜, 切點生果 , 爭取這種悠閒, 也不要名利場全力角逐.
「這幾年, 我成長了, 人生路上跳出了一大, , 對生命的頓悟有了更深的認識﹔之前, 我是一個歌 手, 是一個名人, 除了工作, 就是活, 新聞中, 簡單如去吃一頓飯, 也要先, 餐廳訂位, 我們過不到普通人的生活, 滿街都是注視自己的目光, 令我們的世界變得狹窄, 自我中心好強. 」
但在日本工作的兩年(九六至九七年), 她每日可以乘搭地鐵, 做回普通人, 感覺是如斯舒暢. 之後 結, 生子, 體驗到一個做人太太, 做人媽咪的新感受.
「這些身份, 帶來更多的學習機會. 我的基本性格帶點慵懶, 但一站到工作岡位, 便會認真嚴格, 要 求也高, 工作量多的時候, 一年只能見親人兩三次, 連, 友也是工作上的, 友, , 後才知道, 生活形式 是可以多方面的. 」 一個事業心看似很重的人, , 找茼o的伴侶之後, 竟然肯放下事業, 全心為家庭. 普通一個女性都未必做得到的「犧牲」, 她卻做到了. , 現今的年代, 男女感情一日三變的日子, 憶蓮可有想到, 她, 事業上與, 姻方面, 投下了重重的賭注﹖

到時候聊聊天
「我並沒有帶蚑銙晡熔揖看, 姻, 自然, 結, 是一個多元化的學習課程, 不是兩個人的事, 是兩個家族的事, 結, 會令兩個人單獨, 一起的時間縮少.
「目前, 我的, 姻生活是愉快的, 但我想, 如果可以的話, 我會希望多爭取一點時間, 把人家兒子, 人家女兒, 人家父母之類的身份通統放下, 兩口子單獨相, , 重尋當初大家喜歡大家的那份感覺, 對於一對夫妻, 這是很重要的, 很珍貴的.
「我這樣覺得, 任何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最重要是溝通, 尤其是, 姻, 當中, 夾雜了好多因素, 夫婦間的溝通, 就更不可或缺. 」 憶蓮笑言, 她的, 姻, 一直以來都維持得好.
「我倆都有自覺性, 到時到候, 我們便會聊聊天. 」一頓, 「是聊天, 不是談話, 兩者是不同的. 」她認真的補充.
夫妻相, 之道, 對對不同, 有以夫為主, 有以婦為重, , 李氏伉儷的, 姻生活中, 他們的相, 形式又是怎樣的一個分工﹖
「沒有哪一個是主, 哪一個定要依從, 視乎不同的空間, 不同的時間, 觀察蚢鴾隤滷◇而變化, 什麼時候說什麼話﹖慢慢就會建立到默契, 不同時間就會扮演不同的角色, 無得死守. 」 把努力全抹殺
都說藝人是主觀很強的人, 但是, 憶蓮卻喜歡聽到外間一切談及她的聲音.
「聽外邊的聲音是重要的, 我們不停地扮演茤庥t繹荍O人, 很多時連自己的真正性格是什麼模樣都弄不清. 幸好我會, 親人面前表現真性情, 所以他們的意見是最真的, 我一定要重視. 」
對己有益, 能令她反省的意見, 憶蓮願聞其詳﹔但是, 對於一些蓄意傷害她的意見, 她會覺得很受傷害.
與她說回九五年看到的一段文章, 這段文章, 原來也是令憶蓮一下子變得低調的一束文字. 文章中, 提及的是憶蓮的事業, 最重要是提到, 有些聰明的女子, 懂得利用自己身邊男人的才華, 攀上事業頂峰, 過後又把男人視如敝屣, 形同陌路.
這可是野心的彰顯, 是無情的動作, 是影射憶蓮嗎﹖
是與不是, 憶蓮說, 她聽了這種聲音, 很介意﹗
「我記得這篇文章, 也記得當時的反應, 我是受傷了. 本來, 接受訪問是工作, 但我也想把工作變為一次愉快的聊天﹔我也有心理準備, 刊出後, 文章因為加入作者主觀意見, 未必全是個人心聲, 但也不至於說成這樣. 「事實上, 我的身邊, 的確出現過多位事業夥伴, 他們每一個人都是重要的, , 不同的階段, 都是我的好拍檔, 有些與我也真的有過愛情存 , 我介意的, 是文章扭曲了我與工作夥伴的關係, 把我的努力全抹殺掉. 」
憶蓮覺得, 這段文字將她的努力全抹掉, 是她覺得不公平之, .
「是男友便不能一起工作嗎﹖也不能分手﹖一分手就是利用﹖我當然覺得中間存荈阨`. 」

自小不愛說話
如果是一炮而紅, 得天獨厚便名成利就, 憶蓮的憤怒可能不會那麼強, 但是, 她付出過的未必人人看到, 努力得來侮辱, 令憶蓮更是怒上加怒.
「我是有唱歌天分, 但不是一開始便懂得唱歌﹔我花了好多時間去學呀﹗」首次聽到憶蓮對「野心」的 評論作出反擊.
「自小我便不愛說話, 也沒有定下什麼奮鬥目標, 考商台DJ, 還是陪友去參加, 給選中入行的. 」
「你喜歡做DJ, 也是喜歡表達自己呀﹗」
「不是﹗我只喜歡播歌, 但不喜歡說話. 」直到電台同事抗議, 她才被迫多開幾回金口. 一個被人看成活潑, 樂觀, 還冠上「六一一」(加起來是八)之名的女孩, 卻原來內向如斯.
「有唱片公司賞識了, 出過第一張唱片, 還沒有, 點信心, 更還叫唱片公司讓我解約, 學剪髮, 比唱歌還要好. 」一而再, 再而三地要離開咪高峰, 要不是唱片公司不讓她放棄, 這顆星只怕已被塵封.
當年的她, 受不了文字之辱, 逃出世外, 遁入, 姻之中.
今日, 回頭望往昔, 一切又似乎不重要了. 「別只看到我們的光輝, 試問, 過去的歲月中, 與拍檔男友相, 的過程中, 誰沒有失望過, 傷痛過﹖我好難控制別人怎樣看, 最後, 也只能自己走自己的路, 付出自己要付出的, 中間總有收穫, 我的事業心不 強, 但學習心極強. 一切一切都似有上天安排. 」

後記﹕創作過程得
我覺得, 林憶蓮今日最蚨簹, 並不是自己能否擁有名與利, 而是自己能否創作.
就如她喜歡煮東西吃, 只因為她能享受把食物弄好上菜的過程, 這是一種參與其中, 渾然一體的經歷, 創作正是如此, 只有投入, 沒有設定﹗故她現刻最想做的新工作, 並不是唱好歌, 跳上一隻勁舞, 而是開一間餐廳, 不計賺蝕, 只求享受與友同樂互相關切之歡.
做藝人有了這顆心, 開演唱會不用擔心場數多寡, 出唱片不用向商業元素妥協, 她已經做到了. 能擁有這條件, 是憶蓮已深明創作的重心是過程中得, 並非結果中得.
2002 from 明報周刊網站
, back to sandy's page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