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樂評 - 野花 - 只要我活過哭過 ●
想起卉 (1/7)
林憶蓮的最新專輯名為「野花」. 內裡的歌曲, 雖不全是以花為標題, 但唱片的文 字資料, 則幾乎每一首歌曲或音樂, 都配合以一種花, 豐富人們對該段歌曲或音樂的聯 想.
以花來作為貫串全張唱片的主題, 在本地樂壇裡, 林憶蓮自然不是第一個, 而是早 就有人這樣做過, 聽歌超過十年的樂迷, 應有印象.
筆者指的是羅文在八一年年頭推出的「卉」.
羅文這張「卉」, 十三首歌分別詠唱十三種花, 包括紅棉, 梅, 水仙, 含笑, 海 棠, 山茶, 曇花, 杜鵑, 桂花, 紫薇等, 當中最流行的是「紅棉」, 曾登過流行榜榜 首.
不過, 「野花」與十一年前的「卉」畢竟不同, 「野花」是女歌手專輯, 「卉」是 男歌手專輯, 便決定了其處理手法的不同, 「野花」更多的是女性敏銳而入微的感情世 界, 在音樂方面, 也完全是兩種年代的強烈對比, 在「野花」中, 林憶蓮雖頻密地用上 二胡, 但那是已經當代化的二胡, 再不是「啼笑姻緣」時代的那種胡琴風格.
「野花」專輯有一段長長的文字序言, 給我的錯覺以為是台灣出版的唱片, 因為往 往是台灣的中文唱片才這麼著重運用感性的文字, 讓讀者未聽專輯前, 先從文字獲取印 象. 當然, 若這些文字寫得好, 也實在刺激聽的欲望.
「季節流轉, 歲月飛逝……像一朵自風中甦醒的野花, 活過一場迷離幻夢……一朵 在風中搖曳, 傲然佇立的野花, 等待你撲向她……用愛化成的花蕾, 像你回憶裡, 一朵 雅淡輕柔的蓮……」略嫌堆砌的詩意, 還是有一定吸引力.

只要我活過哭過 (2/7)
一分鐘稍多的引子, 即引入林憶蓮「野花」的第一首歌曲「只要我活過哭過」, 不 過, 唱片的文字已分別為這兩段歌曲配以不同的花 : 引子為野薑花, 「只要我活過哭 過」則為風信子. 「隨風飄飛的花, 春季掠過大地, 掠過山川, 海洋, 代表漂泊, 流 浪, 溫柔, 多情」歌紙這樣注釋風信子的象徵. 其實「只要我活過哭過」所唱的, 遠比 這風信子所要象徵的來得更多.
「野性理性沒法再辨認, 糾纏看不清, 夢了瘋了倦了怕夜靜, 請容我甦醒……」這 當中的「夢了瘋了倦了」不正是林憶蓮上一張專輯的標題嗎?周禮茂寫詞, 總要隱括歌 手以前的作品. 但也正是周禮茂這一隱括, 不僅把「野花」和上一張專輯連在一起, 也 越發讓人想到, 林憶蓮是否唱著她自己的真實愛情故事?
「只要我活過哭過」容或是情歌, 但也可以是勵志哲理型的一類, 等於說「我對今 生無悔」.
詞是頗能顯出那份執著的 : 「不跌過未算飛過, 不痛過未算哭過, 哭聲之中找笑 聲, 只要我活過哭過, 不怕我活錯哭錯, 即使這也叫任性, 讓我這一次任性」這裡總想 起張學友的「恕難從命」 : 「未曾受過傷怎可自豪」, 但周詞一氣直下數句, 氣勢遒 勁, 筆力絕不遜色.
詞末對「無悔」之意的表達, 筆力也是極強的 : 「如果可說過去是錯, 我也沒法否 認, 如果可再次去活過, 聽不到我心跳聲」言外之意正是說, 即使過去是錯, 也不必冀 求再活一次, 認為再活一次是不可能活得有血有肉有心跳, 變成沒有生命, 靈魂的行屍 走肉!

引用葬花詞 (3/7)
林憶蓮的「野花」大碟, 雖然也有改編歌曲, 舊歌重唱, 經過重新編曲後, 都能有 機的緊密結合在一起, 活像本來就是如此的起承轉合.
兩首舊歌「夜來香」, 「薔薇之戀」都是由Dick Lee重新編寫, 「夜來香」的改編 幅度更大, 原曲的主歌基本上棄而不用(只偶然用二胡奏出), 而另寫一新段落, 使音 樂更趨活躍而不失其優雅, 這歌曲也因而得到新的生命.
相對而言, 旋轉上率由舊章的「薔薇之戀」, 便變得不太突出, 只是, 「薔薇之 戀」的優美動人, 其實沒有改變.
聽「野花」專輯, 筆者總覺是好戲在後頭, 編排越後的歌曲, 越發精彩, 林憶蓮也 越發要炫耀其登堂入室的技藝, 當然, 也很想知她在現場唱「沒有你, 還是愛你」或 「Wild Flower」的時候, 是否仍能有此水準. 未談這些在後頭的好戲, 這裡倒也想瑣 碎的提提「野花」的其他吸引之處.
其中一首「再生戀」, 一開始用上黛玉葬花詞的末二句 : 「一朝春盡紅顏老, 花落 人亡兩不知」來做獨白, 這樣傳統的古詩句出現在林振強的作品中實少見.
另一首「一是輩子心情」, 也不乏佳句 : 「天生不想給愛心收容, 偏偏因你而失 控, 其實我知, 並沒有芬芳一輩子的情」, 這裡「芬芳一輩子」用得很巧, 比慣說的戀 一輩子的愛包含更多的意思, 至少, 易散的芳香, 更易讓人想到好些愛情往往也是易來 易去.
● 樂評 - 野花 - 沒有你還是愛你 ●
沒有你還是愛你 (4/7)
聽林憶蓮的「沒有你, 還是愛你」, 有時總想到很多年前徐小鳳的一首「漫天風 雨」, 只是, 前者自是比後者更精彩, 更具震撼力.
所以聯想到「漫天風雨」是因為兩首作品都是寫到一夜纏綿, 但俱能點到即止, 而 將描寫側重在感情上. 事實上, 「沒有你, 還是愛你」難沒寫及風雨漫天, 卻也彷彿感 到詞中主角曾經歷風風雨雨.
「你說你, 只想得到一些給你做個記念. 我說, 但有一些破夢兒, 不要又待重現! 如上天, 差遣這一天, 只好講句願! 情還亂, 尚有一些, 未斷! 」(按 : 唱片歌紙中, 是印著「破夢兒不要又代重現」, 而聽林憶蓮唱的詞, 似應是「破夢兒不要又待(再) 重現」).
詞中的「我」既說「有一些破夢兒」, 自可想像她在情路上是多番好夢難圓的, 甚 至是有過期望纏綿而竟得到痛苦的遭遇, 也因此, 對「你」的要求, 是帶點勉強的 : 「如上天差遣這一天, 只好講句願」, 當然, 也有點意亂情迷的成份, 但若非鐘情, 相 信是勉強也勉強不來的! 歌詞從事前一躍而到事後 : 「你說我, 冰冰的一雙手怎會暖在 你笑面?我說, 怎麼你面前一切亦熟練?說不出這一剎自然! 估不到這一晚纏綿, 來得 這麼溫暖! 」這樣的一躍, 有點不銜接的感覺, 但也只是小毛病, 絕不影響這詞的成 績, 事實上, 從事後想像事發, 更覺美麗, 而詞人在這裡用字十分洗煉, 從冰冰一雙手 變暖暖在笑面, 這裡不僅指體溫, 也在暗示心情. 「熟練」一語亦可圈可點, 本來「熟 練」與「自然」是矛盾的, 但沒有熟練又不可能達至自然.

在誰面前熟練 (5/7)
續談林憶蓮的「沒有你還是愛你」, 昨天談到「怎麼你面前一切亦熟練」, 認為 「熟練」可圈可點, 但「你面前」三字, 偏不交代清楚是「我在你面前」還是「你在我 面前」, 不過按習慣, 會理解為「在你面前」的多, 由此看來, 詞中女角是多麼陶醉其 中, 以致於驚嘆 : 「估不到這一晚纏綿, 來得這麼溫暖」這「估不到」對照於詞的首段 的「只好講句願」, 也見出她是何等的意外驚喜, 而以往的一些破夢兒都如嚴冬已去 了.
經此一發現, 她情不自禁的表示 : 「沒有你, 還是愛你! 同在這裡再呼吸這空氣, 捨不得不一起! 沒有你, 還是愛你! 從未愛你愛得這麼凄美, 又抱緊, 又抱緊(你) ! 」
「你說你, 可不可於身邊跟我抱著再夜眠, 我怕是, 開心眼淚兒, 不懂得遮掩」雖只求 做過紀念, 但如此靈慾合一的一夜纏綿, 怎教人不眷戀, 不過, 在「笑不出這一剎情 迷, 講不出這一晚意亂」之餘, 「明天偏偏不遠」, 短暫的歡愉之後, 將是經久的隔 別, 想起都立即惹來幾分傷感.
寫到這裡自然又想到「黎明不要來」, 這「沒有你還是愛你」中的男女, 其實也渴 望黎明不要來, 只是詞人的落筆角度不在此而已. 詞人強調的是女主角的意外驚喜和不 捨之情, 而且是以直白之語道出 : 「沒有你, 還是愛你! 同在這裡再呼吸這空氣, 經不 起這驚喜! 沒有你, 還是愛你! 從未信我再捨不得捨棄! 又抱緊, 又抱緊你! 」歷經破 夢的她, 本來已沒甚麼可以再捨不得捨棄, 偏偏這一夜又令她眷戀起來, 灑脫不得. 周 禮茂這詞, 比起其他詞人寫的同類作品, 可說是一次漂亮的超越.
● 樂評 - 野花 - 沒有發生的愛情 ●
沒有發生的愛情 (6/7)
跟「沒有你還是愛你」比較, 林憶蓮的另一首新歌「沒有發生的愛情」, 是截然不 同的愛情感覺. 詞人先從景寫起 :
「看午後太陽, 灑一片金黃, 誰也沒法擋咖啡的清香, 世界實太忙, 一天這麼長, 好應該歇一歇減低緊張」
風光動人, 閒情優悠, 好寫意好吸引的一頓下午茶.
「又再與你碰上, 約會似的恰當, 便說你我境況, 也共創出許多幻想」這裡用「約 會似的恰當」來形容再次邂逅, 正是「道是無情卻有情」. 也許, 女主角心底正是潛伏 著有人約會的冀盼, 只是, 卻苦於可以付託愛情的情郎仍未出現. 「閒談本也尋常, 在瞬間便遺忘, 不必愛惜珍藏. 回首看, 明明一切如常, 但你的 所想所幹, 說著笑著竟已戀上. 」
情芽總是不期然而萌生的, 這裡一再強調「尋常」, 「如常」, 平常的萍水相逢, 交淺言未必深, 甚至彼此都不打算要記著對方的甚麼重要說話, 但偏偏她卻已發覺「戀 上」. 這裡沒有轟轟烈烈的偉大愛情場面, 也沒有戲劇性的追求情節, 就只是淡淡的無 風無浪的情絲, 倒也迷人得可以.
幕還未落下, 且看她「戀上」後又如何 : 「再悄望太陽, 影子更加長, 從眼內看出 了彼此所想, 碰上是偶然, 分開卻經常, 只好將咖啡再一杯飲光」詞人寫景不純為寫 景, 影子更加長暗寫了時間的流逝, 而「悄望」一詞, 也傳達了詞中主角的一些內心活 動, 不想向外張望弄壞交談的愉悅氣氛又禁不住下意識的悄望, 卻發現到了不得不結束 下午茶的時候, 即「彼此所想」.

浮雲抱斜陽 (7/7)
寫轟轟烈烈的愛情容易, 寫淡淡的情絲卻非易, 「沒有發生的愛情」卻是頗成功的 寫了出來.
昨天說到詞中二人要結束那「約會似的恰當」的下午茶, 只是, 在「又再說句再 見, 各踏各的方向」之際, 並「沒有約那一趟, 再聚咖啡室中再講」於男的來說, 可能 真沒想過再約定, 但對於剛「戀上」的女子, 相信是徘徊於約與不約之間, 約時怕唐 突, 但不約時則若有所失, 當然, 閉口容易啟齒難, 結果便是「沒有約那一趟再聚」. 到此, 詞人又寫景去了 :
「抬頭天際茫茫, 浮雲抱著斜陽, 路中有點清涼, 微風裡……」
景中依然有情, 從一片金黃的天空的愉悅到而今的「天際茫茫」折射心路的茫茫, 情與景一直是同調的變化著, 吻合得很, 其中一個「抱」字也絕不可忽略, 斜陽尚且有 浮雲抱著, 她卻獨自歸, 也難怪特別敏感的感到路中的清涼, 涼風似已涼入心頭! 可見 這景並不是隨意的寫, 可有可無, 而是完全折射主角心境的.
當然, 畢竟「戀上」的興奮猶在, 他的形象, 仍縈繞心頭 : 「明明一切如常, 但你 這天多好看……」以至渴望 : 「假使一天可再碰到, 可否去嘗試告訴你我這心事. 」
不過她也擔心, 真有 : 「一天可再碰到, 只恐怕沒法子近似這一次相遇. 」這擔心 也不是多餘的, 心情感受總是易變的, 尤其是萍水相逢, 每一次相遇心緒都有異, 印象 可以每一次都有改變.
歌詞到此戛然而止, 那茫茫的心境, 蘊藉絲絲樂與愁, 而那平淡的, 並不大起不落 的情思, 始終保持著, 顯見詞人的控制工夫.
作者周慕瑜, 成報「歌與樂」專欄
13 June, 2002 collect from Sandy's newsgroup
back to sandy's page
shiuto@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