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點點點...

終於, 到秀拉(Seurat)出場.

在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這幅傑作是必看無疑, 像鎮館之寶一樣的江湖地位. 點描藝術的最高層次, 秀拉毫無保留地盡情演繹著. 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 2x3米高的一幅畫作, 已是一百二十年前的作品, 現在看來仍是新鮮驚艷. 一個甚麼樣的腦袋才能洋溢著如此超凡的創意? 一個甚麼樣的人才可把夢想變為經典?


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 Georges Seurat 1884-1886, oil on canvas, 207.5x308.1cm

一堆堆的postard,
有沒有你的份兒?

藝術館裡的Monet, Degas, Van Gough, Pissaro, Picasso, Renior, Magritte, Dali等同樣吸引. 繼續小心翼翼的走著, 心裡是愉快的. 黃昏, 回到旅館, 推開窗, 斜陽照進來的一刻, 是遺忘了的日落感覺吧, 知道時間回不到最原始的地方, 能有著感恩讚美的心, 已經是bonus. 然後, 想起了憶蓮的《日與夜》.

最後一個在風城的晚上, ABC播放著Brad Pitt的專訪. Mr. and Mrs. Smith要上映了. 看著這個有型男士, 真的很好看, 明白有些人總會惹上緋聞, 似是而非. 似乎, 回到老家後, 這套戲是不能看漏眼.

芝加哥的日與夜, 就這般, 飄起來.

下一站. 紐約市再見.

continue

from 6 to 17 June 2005
Chicago NYC 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