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色彩

實在無法告訢你第一次看見野獸派的作品時的驚訝震撼, 但從那天開始, 知道顏色在視網膜繼而投射進大腦皮層的影響力, 遠遠超乎人的想像, 像馬蒂斯所說的一樣:「modern art spreads joy around by its color, which calm us.」

那是一種平靜.

在紐約的日子, 悲喜交集, 像人生; 時雨時晴的天氣, 光影明暗, 像眼前一幅又一幅的藝術作品. 進入藝術館, 那倘大的展覽廳裡, 有著太多充滿想像力的寶藏, 給人們消耗畢生心血保護著. 在那裡, 總能找著各自的idenity, 體會以心報眾的藝術. 懷著熱切盼望, 你永不知道在下個轉角口會與那一位大師相遇: 看馬蒂斯的豔麗, 看秀拉的出奇平靜, 看莫內的隨心, 看米羅的迷樣星空, 看孟克的深沈, 看夏加爾的溫暖, 看梵谷的沮喪放肆, 看莫迪利亞尼的不羈浪慢, 看畢加索的多角度, 看達利的天馬行空, 看克林姆的金碧輝煌, 看竇加的生動自然, 都是叫人喘不過氣的經典.

在紐約, 到了幾個藝術館參觀. 不得不提的, 是MOMA.

continue

from 6 to 17 June 2005
Chicago NYC LA